<legend id='EJZj7'><style id='EJZj7'><dir id='EJZj7'><q id='EJZj7'></q></dir></style></legend>

      • <bdo id='EJZj7'></bdo><ul id='EJZj7'></ul>
    1. <tfoot id='EJZj7'></tfoot>
    2. <small id='EJZj7'></small><noframes id='EJZj7'>

      <i id='EJZj7'><tr id='EJZj7'><dt id='EJZj7'><q id='EJZj7'><span id='EJZj7'><b id='EJZj7'><form id='EJZj7'><ins id='EJZj7'></ins><ul id='EJZj7'></ul><sub id='EJZj7'></sub></form><legend id='EJZj7'></legend><bdo id='EJZj7'><pre id='EJZj7'><center id='EJZj7'></center></pre></bdo></b><th id='EJZj7'></th></span></q></dt></tr></i><div id='EJZj7'><tfoot id='EJZj7'></tfoot><dl id='EJZj7'><fieldset id='EJZj7'></fieldset></dl></div>
      <tfoot id='2mff4xve'></tfoot>
      1. <legend id='jb0ovwt5'><style id='p8hduuc0'><dir id='b5l1kuv4'><q id='kuk11chz'></q></dir></style></legend>
          <bdo id='dyaeyd5c'></bdo><ul id='8hbm0v4h'></ul>

        1. <i id='mvjzt4bd'><tr id='lxxru7bi'><dt id='o1sfdbu6'><q id='zaxs1qi3'><span id='b0w31nfq'><b id='69cgswxp'><form id='cn310zhy'><ins id='spo1hpcb'></ins><ul id='ubkt0fds'></ul><sub id='qkvet40q'></sub></form><legend id='mekeelc4'></legend><bdo id='cqp83wg9'><pre id='8kamtsq4'><center id='sz883u82'></center></pre></bdo></b><th id='o1vij6mo'></th></span></q></dt></tr></i><div id='8fhrme1h'><tfoot id='fvzlkg6w'></tfoot><dl id='5prqnha2'><fieldset id='3ht6saif'></fieldset></dl></div>

        2. <small id='k3giburj'></small><noframes id='ly5nj05m'>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翁熄 小莹 第七篇

          类型: 在线理论三级私人影院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15

          剧情介绍

            (一)初次相识故事发生在公元一九八五年的夏天,那年我还有一年就要大学毕业了 ,面临着回家乡做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还是留在北京这个大都市的选择。    我这样的穷学生,一没有钱送礼,二也不是党员和学生

          会干部,要留在北京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在北京找个对象。    抱着这种心态我来到了北京市一家有名的通讯社,做实习记者,为了能进这个单位实习 , 我咬牙给学生处的头头送了二百元的大 礼。    一到通讯社,我先

          被分配到内勤组做一些简单的校对工作,作为一个全国性最大的新闻单位,在管理上是非常严格和封闭的。那时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是为政治服务的,能在这样的单位上班, 不但 政治方面要过得硬,还要有一定的背景。    在

          那个年代里,那个社会环境下,每个青年男女走 的都是同一条路:经人**,恋爱、结婚、生子的老路。    单位里的人们都是三、四十岁,都经历过文革运动,每个人看上去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都好象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神仙。特别是在两性生活方面,更是平淡无奇,对于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来说,那简直不敢 想象,我每天都是在打手枪中度过。    那年“五。一”,单位为一个新来的领导开了一个聚会,在会上领导也把我给大家做了个

          简单的**。    在这次聚会我有幸和我的岳母认识,我岳母的年龄大约小四十来岁,身高大约有一米七的样 子,皮肤很白 ,头发和服装也都很讲究。    给我的第 一印象她不是一般的员工,她有着几分矜持和高傲,又

          有点目空一切。    她的一切都是精心修饰过的,很会保养,全身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韵味,一双大大的黑眼隐约透 露着一 种说不出的风 骚。    一见到她,我就忍不住地多看了她几眼,当她和我四目相对,发现我色

          咪咪的样子时 ,她白皙的脸上多了一 些红晕。    我办公室里的一个同事见我有点失态,就轻轻的把我拉到一边告诉我:她叫 吴丹,她的老公是一个部长,和上层关系非同一般,上下班都是车接车送。怪不得有几分居高临下

          的味道。    每天吃中午饭是我最快乐的时光,我每次总是第一个冲下楼,站在楼梯的旁边,装着一付等人的样子,看着吴丹和其他女同事走下楼梯。    吃过饭后,我又是故伎重演,手上拿着一本书,站在楼梯下看着

          一群美妇人上楼时,屁股 一颠一颠的样子,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她们的乳房和白白的肉儿从衣服里露出来。    我特别喜欢看吴丹上楼时候的样子,每次她上楼时我都是在她身后远盯着。    吴丹是个典型的东北人,个

          头大,体态丰满,每次看 到她那对又大又圆的屁股,我就会产生想去摸一把的冲动,有时她走到楼梯拐弯处,会无意对我一瞥或微微一笑,害得我一个下午都心猿意马。    晚上回到宿舍,满脑子都是吴丹那又圆又大的屁股

          和尖尖的奶子,每天都要在臆想中把她 打上一两炮才能睡觉。    遗憾的是每次她的身边都有人,让我难以尽兴,就这样我又昏昏沉沉的过了两月,一转眼夏天就到了。    一天中午吃过午饭, 我又像往常一样站在楼梯

          下,等着看吴丹上楼,这次非常幸运,她身边没有人。    我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比较热,吴丹穿了一条浅灰色的套裙,裙子有点紧, 下摆刚过膝盖,把她的屁股裹得圆圆的 。    在薄薄的裙子下面,我看见了一

          条非常小的三角裤把她的屁股分成两瓣,整个屁股翘翘的,走起路来她的细腰一扭一扭的,下面的屁股和一对大奶子跟着颤动起来,十分诱人。    我的眼睛完全被 她尖挺的奶子和丰满圆润的屁股吸引住了,看着眼前这个浑

          圆丰满的大屁股近在咫尺,随着上楼梯在我眼前不停地晃动,我的心跳加速,嘴里发干,脑子里立马想到的是,衣服下面一对雪白丰嫩的奶子和白白的 大屁股,以及屁股下面迷人的嫩屄,脑 瓜里老想着要去抚摸一下吴丹的大奶和

          屁股。    吴丹的屁股是这么美,怎么不激起我的欲望,我的脑海里性交的欲望越来越强,一个声音在心里对我说:“快去占有她,快去抚摸那动人的屁股和尖挺的奶子,那是你一生的追求。”    吴丹还在不紧不慢的

          走着,我的两条小腿不知不觉地跟了上去。    一阵穿堂风从楼上吹来,空气中带着一些淡淡的脂粉香味,我知道那一 定是吴丹身上的香味 ,因为在这栋大楼里只有她敢抹脂擦粉。    听说那些脂粉是她老公从国外弄来

          的,那香味比花露水好闻多了,闻了后让人有一种肉欲的冲动,我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步,呼吸声也大了起来。     我的冲动终于惊动了吴丹,她停下来,略侧身回头看了看我道:“小胡,你这么急着要 干啥去呀?”   

           我就象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被人发现了,立刻红了脸。    “没什么,没什么!”我一边说,一边用火辣辣的目光盯着吴丹那高耸的胸部。    空气仿佛凝固了,在我灼热的目光下,吴丹她也红了脸,轻声的嗔道: “

          傻小子,看什么看!”    “吴阿姨,你长得真美!”我由衷的回答道。    吴丹不动声色地用手理了理腮边的头发道:“阿姨老了,有啥好看的。你是不是想到我们采访部?你如果想来的话,我回头跟领导说一声。”

              我心中一热,连忙低下头,“谢谢阿姨,我做梦都 想去你 们采访部。”    (二)相互吸引到了采访组我还是干校对工作,有时前方来的稿件字迹潦草不清楚,也帮着整理一下。对于重大的修改我还没有这个权利,

          这项工作一般都是由吴丹和采访部的一把手来做。    我的办公桌在最后一排的一个角落,在这里我可以看到办公室的一切。我每天总是第一个来到办公室,同样晚上我也是最后一个离去。因为我是单身,其他同事都是结了

          婚的人,家中总有点事要做。虽然累一点,但 是每天都能看到我的吴阿姨,我也就无所谓了。     刚开始一个星期,我热情高涨,因为每天都和吴丹在一起办公, 时时都能看到 心上人的一举一动。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

          不能满足于每天看着心上人在眼前走来晃去,而不能更进一步发展。有好几次,我忍不住想去摸一把吴丹的大屁股,但是理智告诉我不能这样做。     整个采访部只有两个办公室和一个会议室,一把手 是个六十来岁 的小老头

          ,叫张胜利,他独占了一个小一点的办公室,我和其他同事都是在一个很大的办公室里办公。有时我会在人少的时候,故意找吴丹问一些问题。在说话时,我的眼光总是在吴丹的胸口扫来扫去,希望能透过她的领口,看看里面的

          乳房。 虽然偶尔也能看见一星半点的嫩肉或乳沟,但是还 是隔靴搔痒,难以尽兴。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她的办公桌和我的都在后面一排,我发现她有时似是无意地瞟上我几眼。    那时社会

          也不像现在这样开放,我对女人的认识还很肤浅,还停留在怎样和姑娘们谈恋爱的水平。对吴丹这 种成熟型的女人从没接触过,每当看到她高挑丰满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的时候,心底里总会产生一种异样的骚动,但是就是不知道

          用什么样的手段能把她搞上手。只是有事没事老往她那里跑,只要能和她说上几句话,看看她的丰满的身子,心里就感觉到非常的爽。    也许我跑得太勤了,吴丹好像对我的企图有所察觉。    一天下午,我又像往常

          一样,手里拿着一份稿件去问吴 丹。当时吴丹正低着头在写什么东西,我站在她的对面,居 高临下的看得非常清楚。    那天吴丹穿了一件不多见的白色低领衬衫,上面的扣子敞开着,露出了大半个雪白的乳房。一个黑色的

          乳罩把她的两个奶子紧紧地裹在一起,形成一条深深的乳沟。那两个奶子胀鼓鼓的向下坠着, 似乎要把乳罩撑破。看着眼前这香艳的美景,一股热血涌上了我的心头,脑子当时“轰”的一下没了感觉,下面的鸡巴立刻挺了起来。

              也许是一分钟,也许是两分钟,我就这样 傻呼呼地站着、看着。 看 着那两个雪白的奶子,随着吴丹的呼吸不断地颤抖。等吴丹向我问话时,我 发现她两眼闪闪发光,整张脸红扑扑的,似乎有点害羞的样子。顺着她的眼光

          我才知道,我那七寸长的大鸡巴,已直挺挺地翘在她的桌面上。    事后吴丹告诉我,那天她是特意为我准备的,故意把领口敞开给我看。当她看到我那直挺挺的大鸡巴时,她的小屄也全湿透了。当时如果没有人的话,她一

          定会好好地亲亲我的大鸡巴,因为当时我的双眼火热火热的,像是要把她一口吞下去的样子。    又过了几天,张胜利生病住院了,听说是食道癌,已是晚期了。吴丹暂时代替张胜利的职务,同时也在那个小办公室里办公。

          我的第六感觉告诉我,这是一个好机会,千万不能放过。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一的早晨,我像往常一样把星期天收到的稿件送给吴丹。    那天吴丹穿了一套黑色的连 衣裙,好像是“乔其纱”一类的,非常轻薄, 里面

          的白色乳罩和内裤都看得清清楚楚。走到她跟前,甚至可以看到她肚皮上一个圆圆的小肚脐。我没有把稿子从前面递给她,而是绕到她的背后,把稿子放在她的面前。当我弯腰碰到她的身体时,我感到自己的心突突直跳。   

           那天 她穿的连衣裙,领口开得很低,从我的视角,刚好可以看到从领口露出的乳沟,白白的乳肉突了出来,乳罩露出的边沿也是白色的。但是没有她的乳肉白得好看,因为那两团乳肉是肉白肉白,让人看了就想去吃一口。  

            其实早晨的天气并不热,但我好像已经出汗了。她并 没有对我说什么,只是笑了笑,象是对我的举动并不反感。我又无意似的,往 她的身上靠了靠,默默地看着她。她的肩头很美,浑圆丰满,柔软异常,那种舒适感令我难以

          抑制内心的激动。    随着递上稿子, 我们的胳膊碰在一起,她的皮肤白皙润滑,象蹭在绸缎上。    我终于忍不住了,借着身体的晃动,加大了蹭靠她的力度。她好像没有察觉,一点都不躲闪,还把衣领拉了拉。我立

          刻看到了大半个乳房,我的呼吸急促起来,鸡巴胀得 难 受。我不敢太放肆,赶忙红着脸走出了吴丹的办公室,跑到卫生间,掏出胀大的鸡巴狂打起来。打完手枪刚坐下没一会儿,吴丹又叫我进去。    “小胡,有 几份稿子不

          清楚,你过来一下。”    进了办公室吴丹叫我坐下,她拿着几份稿子走到我的背后说:“这上面的字太潦草 了,你给我读一下。”     说真的,有些字我也拿不准,只好请示:“吴阿姨,有几个字我也吃不准,你过来

          看看好吗?”话刚落音,我就感觉到我背后有一团火贴了上来。    只见吴丹双手扶住我的肩膀,整个身体伏 在我的背后 ,一只丰腴白嫩的手伸过来问道:“是哪个稿子,在哪儿?”    说话间 ,我感到背后有两团软绵

          绵的东西,在我身上轻轻地揉动。我立刻心猿意马、胡思乱想,刚熄的欲火又燃烧起来。我一下就抓住了她的手,轻轻抚摸起来。她的手很柔软, 似乎没有骨骼,握在手中十分受用。    我实在舍不得放手,她也没有抽走的

          意思。我偷偷地回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两眼一片迷茫,好像在回忆着什么。当我忍不住加大力度的时候,她也回捏我一下,并用两个奶子在我背后使 劲地揉着,好像她知道我的意思似的,要我更大胆一些。我终于忍不住了,一

          下子站起来,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双手抱着她的屁股使劲地揉着、揉着。    “吴阿姨,你太美了,我好爱你!真的,我做梦都是和你在一起。”我气喘喘吁吁的还没说完,吴丹就抱着我的头,把她那香艳甜美的舌头伸进

          了我嘴里。    (三)初尝禁果在以后的一个月的时间里,工作内容多,大家都很忙,我们很 少得到单独说话的机会。吴丹她很沉得住气,象什么也没 发生一样,和其他人有说有笑,对我只是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意味深

          长地看上一眼。每当这时候,我的心都会一阵乱跳,脸 上甚至会发烧。    我心中告诉自己,她老公是个部长,是有夫之妇,比我大得多,不能再这样下去。可是我太不争气,一看到吴丹那丰满的胸脯,浑圆的肩头,和翘翘

          的、又圆又大的屁股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欲望,鸡巴就会突然直立,弄得我只好赶快到厕所里去打手枪。    我和吴丹也有几次在一起,但 是也就是接个吻,相互隔着 衣服 抚摩而已,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一

          是时间仓促,但是主要还是吴丹怕被 单位的同事发现。这种状况直到我们到房山去采访才被打破。    一天,农业部宣传司来人,要求我们到房山县去采访,因为房山县从澳大利亚引进猕猴桃大面积栽培成功。猕猴桃原产于

          我国,但是在四人帮横行霸道的时候就已绝种,八十年代我国又从国外重新引进。这项引进工作 ,还是吴丹的老公在农业部当部长的时候进行的。    那天采 访组没有人,吴丹就叫上我一起去采访。采访工作很顺利,一上午

          就结束了 。    中午吃饭时,房山县的领导得知吴丹的老公是农业部的老部长,非要给我们带点猕猴桃回去,我们是坐农业部的丰田小面包去的,来时空荡荡的,走是却装满整整一车。农业部的同志坐在前排 ,吴丹和我坐后

          面,她那结 实浑圆丰腴的屁股挨着我时 ,一丝成熟女人的肉香立马向我袭来。我心中蠢蠢欲动,下面的鸡巴立刻把我的裤子给顶了起来。我感到自己的 心突突直跳。    由于有人,吴丹和我都不感太放肆,但随着车轮的颠簸

          ,我们的身体不约而同地越靠越紧。吴丹的身 体 丰满白皙,靠上去软绵绵的,弄得我心里直痒,加上车内空间小,她身上的香味刺激着 我的神经,我心中的欲火燃燃升起。    我终于忍不住了,借着汽车一次大的晃动,把她

          半搂在怀里,她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一点没有察觉,一点都不躲闪。在一次急刹车时,她还装着坐不稳的样子,一只手放在我的档部,半瘫倒在我的怀里,要不是她口中的呼吸声有点急速,我还真的以为她是睡着了。   

           我知道她是在装睡,就放 心大胆的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在她的一对乳房上不停地揉着 。 或然汽车又是一个急刹,我不由的把她紧紧搂在怀里。忙乱中,她的手一下抓住了我已尖挺的鸡巴,我心里一颤,一边揉着她的乳房,一

          边情不自禁的向她吻去。    当时她稍微挣扎了一下,一 看前面的猕猴桃码得很高,就顺势搂着我的脖子躺在我的怀里和我吻了起来。我和吴丹已有好几天没有 亲热过,我的感觉是吴丹非常的色急。只见她一下子含住我的舌

          头,狂吸起来,久久不放,口里的津液顺着下巴流了下来,都没有感觉到。我有点透不过气来,只好用手在她的乳房上使劲的揉着、捏着,只有这样才能稍减一点我心头的欲火。      汽车又开动了,我的手也一路向下摸去。

          吴丹的大腿很丰满,摸起来很滑,我稍摸两下,就向她大腿根部的嫩屄摸去。我是第一次 和一个女人如此的接 近,我的手当时抖个不停。吴丹她朝我笑了一下后,又主动把舌头送到我的口中,一股肉甜的津液流到我的嘴里,同时

          一把抓住我的手向她的嫩屄按去。    吴丹的小屄很肥,和 她的屁股一样非常的丰满,虽然隔着一条三角裤,我已感到那小屄暖烘烘的,我胡乱摸了两下,就颤抖着把手从三角裤裤边伸了进去。    多么迷人的小屄呀!

          首先碰到的是几根柔软的阴毛,阴毛下的阴埠很厚很肥,软绵绵的,弹性十足,摸起来格外动人。肥美的阴埠下面一条肉缝,顺着肉缝摸下去已是湿糊糊的一片。    车子一路颠簸着,我的手也或重或轻的在她的肥屄上揉着

          ,抓着。当时并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去做,只是下面的鸡巴越来越胀得难受。随着车身一次剧烈的晃动,豁然我的中指滑进一个温 暖 的洞中。怀里的吴丹突然抖了一下,然后一口咬住我的胳膊并不停地耸动着肥大的屁股,同时一

          双手解开我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不停地揉着。    她的手很长也很柔软,似乎没有骨骼,软绵绵的,我的鸡巴在她的套动下,越发的胀得厉害,同时 一股快感也越来越强。我不由把手指向她小屄深 处插去。    此时吴

          丹的屄洞里一片汪洋,大量淫液顺着我的手指流了下来,非常的滑。    终于一股 催人欲焚的快感在向我袭来,吴丹忙低下头,一口含住我的龟头,手也加快了套动的频率。终于鸡巴根处一阵颤抖,龟头暴涨,埋藏多时的阳

          精终于喷了出来,一下,两下……全都喷进吴丹的嘴里,快乐的巅峰使我瞬间晕了过去,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快感。     迷茫中我睁开眼,偷偷地看了她一眼,只见吴丹眯着眼睛, 满脸红晕,性感的嘴唇还粘着一丝白色

          的精液,整个身体向虾一样弓着,肥大的屁股挺了起来,正一耸一耸地颤抖着,肉洞里好像有一张嘴在不停地吸着我的手指。    到了单位,按人头很快就把猕猴桃给分了。分完后吴丹叫我把她所分的猕猴桃给送到她的临时

          宿舍。这是个在楼顶 的一居室宿舍,是前几 天刚分给吴丹的,说是照顾她中午休息用。    等把几箱猕猴桃搬到六楼,我已满身大汗。吴丹怜惜地看了我一眼后,从卧室 里拿出一条毛巾递给我:“小胡,看把你给累的,快去

          洗洗。”我也不客气,当着吴丹的面把长裤和上衣就给脱了,抓起毛巾到了卫生间里胡乱洗了起来。    等 我洗完了出来时,已不见了长裤和上衣,只见茶几 上已放了一杯茶,我抿了一口茶,浴室里传来吴丹洗澡的阵阵水声

          ,我马上心猿意马起来,脑子里全是吴丹光着身体的样子。    就在 我胡思乱想怎样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吴丹已洗好了澡,缓缓向我走来。    我发现,她里面是真空的,不但没 戴乳罩,连三角裤也没穿。吴丹走到我面

          前,拿起水瓶要给我加水。当她弯腰给我倒水时,黑乔其纱下浑圆的乳房清晰可见,随着她 身体的 晃动,她那两颗诱人的乳房也跟着摇摆、抖动起来,当时,我就被她那迷人的乳房所吸引。    这可是两颗与众不 同的迷人乳

          房啊!可要比一般少女的大得多得多啊!她的乳房属于很肥大的那种,但一点没有下垂的迹象,而是尖尖的向上翘着。由于吴丹长得丰满,乳基也很大,圆圆的,很好看。 乳头不是很大,象一颗樱桃,奇怪的是一点不黑,呈现 粉

          红色,乳晕也不大,十分美妙。当 时,我的鸡巴就坚挺翘硬紧顶住裤头,我停住了喝水,双眼火辣辣地盯着她丰满的 胸部和下腹。    我还没有见过比这还大、还漂亮的奶子 ,简直就是两座肉做的山峰,更像我手中漂亮的茶

          杯盖子,只是比茶杯盖大了许多。可能是刚洗了澡,身上的水还没有完全干透,吴丹的两个乳头在黑色的乔其纱下鼓鼓的突起。我从未见一个如此成熟美艳、身材如此玲珑剔透,屁股和乳房极度惹火的女人。    可能是我的

          身材很高的缘故,我 从小就喜欢高大丰满成熟的女人,就是到了现在,我对那些干巴巴 的太平公主似的明星们都还是没有一点兴趣。可以说,吴丹在中国女人当中算是个高个儿。    我总觉得,女人的身体太小,上床好像不

          太能承受男人的冲击,胸口平平的女人一点肉感都没有,特别是那些阴部和大腿精瘦的女人,操起屄来一点不爽,因为她们的阴埠上没肉,那凸起的耻骨会把你的鸡巴弄得很痛。    当我正想着吴丹黑乔其纱下,那我从未曾

          见过的屁股有多大,有多白?是不是很嫩的时候,吴丹已像电影 里的艳妇似的坐在 了我的身边。    因为我穿的是件三角裤,此时肿胀的鸡巴早已高高的把裤子顶起,一些阴毛还从裤边露了出来,狼狈之极。     吴丹一

          坐下,就将丰腴的屁股紧挨在我大腿边,一手搭在我的肩上,指着那翘起大大鸡巴问道:“那是什么东 西呀?快把它放出来让我看看。”    我的脸立 刻就红了起来,表情很难堪。    “小坏蛋,你还会害羞呀?是不是

          还没跟女人上过床啊?”我吃了一惊,没想到她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这时,她已将她细长白嫩的手伸进我的裤里,抓住我的一对卵蛋,轻轻的摸着,“这对卵蛋真大,怪不得会生出这么大的鸡巴,真是个

          宝贝。”    此时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两只手指捻着吴丹的乳头回道:“吴阿姨,我想死你了,我一看到你那翘起 来的奶子和又圆又大的屁股在我面前走来走去,我的心里就痒巴巴的,我的鸡巴会突然直立,说真的我好想你

          。”我语无伦次地说着。    “坏小子。我知道,你不是想阿姨,你是想操阿姨的小屄吧,是 不是?不要害怕,让我来教你,你还没有和女人做过吧?现在没人,你想怎样干,吴 阿姨就让你怎样干。”    说完,吴丹就

          气喘吁吁的一把将我搂住,嘴立即凑了上来,两人一起倒在了沙发上。当她把我的手牵引到她的阴部时,我发现她的嫩屄和大腿根部已经湿得一片糊涂!到现在我还从未有过那个女人这样多的水。我感到吴丹好像是个性欲特强的

          女人。    我一把掀起吴丹的裙子,一对又圆又大的屁股马上出现在我的眼前,一 股成熟女人特 有的肉 香慢慢弥漫开来,吴丹那肥白的屁股是我从未见得到过的。我忙把三角裤脱下,伸手想把她的黑裙子给脱下来,吴丹忙说

          :“不要在这里 ,我走不动了,快把我抱到床上去。”    我一把抱住吴丹走向卧 室,拉上窗帘 后,三把两把就把她的裙子给脱掉了,吴丹整个身体就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坐在床上,挺着鸡巴看着吴丹慢慢的把衣服脱下。 

             吴丹的皮肤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屁股,有点向上微翘着,腰腹不是十分的丰腴,但每个部分都是圆润的曲线。她的两条腿也很白、很丰满, 她的阴阜 十分饱满,几根稀疏 的阴毛长在鼓鼓凸起的阴埠上,两条大腿较粗,站

          在那里两腿之间没有一点缝隙,膝头圆圆的,小腿很匀称,脚也很秀气,总之,她的身体很像欧洲古典绘画中的 贵 妇人。    我站在那里欣赏着,眼中流露的神色肯定是想把她一口吞下去。这时 吴丹满脸红晕,面带羞涩地对

          我说:“阿姨都养孩子了,有啥好看的。”说完,她一下把我推倒,然后爬上床对着我躺了下来,两手放在阴部,看着我道:“快来,阿姨好几个月没有吃过肉了,阿姨的这里好痒! ”一边说,一边用手在阴部摸着。    看

          着眼前吴丹欲火焚身的淫情,我当时两眼冒火,激动之下,身体竟有些颤抖,急忙爬了上去,压在她那 雪白丰满的肉体上。吴丹马上叉开大腿,一把抓住我火烫的鸡巴,把它引向她那已 胀开的屄里。真软啊,我躺在吴丹温软柔滑

          的身上,那种滋味有点像腾云驾雾,粗大的鸡巴泡在吴丹水汪汪的嫩屄里,一股 从没有过的爽意立刻传遍全 身。    我吻着她的乳头、肩头、脖颈和嘴唇,她闭着眼睛舒适地呻吟着,她呻吟的声音很怪,很轻微的,像是从喉

          咙深处发出的、好像是在哭泣又好像是在呻吟:“哦……哦……”她的眼神迷茫,两手不停地摩挲着我的背部和胸部。    我的鸡巴硬得要爆炸,龟头不知怎么搞的就进了她那湿滑温软的阴道里,也许是吴丹的淫水太多,我

          的鸡巴感到一些凉凉的,她屄里面是那么柔软,那么的滑润,没有一点宽松 的感觉,在刚进去的时候有一点阻力。我趴在她的身上,本能地在她那迷人的嫩屄里快速抽 动着,她饱满的阴阜就像个厚厚的肉垫,任我肆意冲撞,那种

          快意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过了一会儿吴丹抬 起头弓着腰,挺起阴部大声的喘着气,把我的屁股抱得紧紧的,我们成了一个整体。我不由得加快了冲击的力度,“啪,啪,啪”的声音一阵比一阵响。这 种情景太刺

          激了,我从未和一个女人做爱,吴丹的表现又是那么的风骚煽情,心里一激动和紧张,结果没几下就射了出来。    我趴在吴丹的身上一动不动,只 有鸡巴在她的屄里不时的颤抖着,她好像知道我已经射了,一双腿弯了上来

          ,两手按住我的屁股,用小屄紧裹着我的鸡巴不放,睁开眼睛看着我,“怎么了?射出来了?”我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吴丹笑了起来,抱 着我的头亲了亲,“你的鸡巴真大,真好,它好烫呀,它现在还在我屄里面不停地

          抖着,你知道吗?你干得爽吗?”我点点头,吴丹又说道:“阿姨知道你是第一次和女人操屄,没关系,下次就会好的。”    我 羞愧地说道:“吴阿姨,我真没用 ,你是不是还没有舒服? ”    吴丹紧抱着我的身体说

          道:“小坏蛋,我很舒 服,你不知道,阿姨刚才已爽了好几下,你的鸡巴又长又粗,还火烫火烫的,不要说干了,只要一插进阿姨的小屄里,阿姨就爽得受不了,可能是阿姨很久未干过屄了,有点馋。你不知道,刚才你的大鸡巴

          一插进我的小屄里,我屄心子就跳个不停,你不要动,就这样在我身上躺着和我说说话好吗?”    听吴丹 这么一说,我的紧张的心情舒展了许多,便抱着她抚摸起来。由于激情和紧张都过 去了,我可以从容地好好观察和享

          受这眼前的一切。    (四)梅开二度一会儿,吴丹好象是睡着了,我下床抽根烟,(我这个习惯到现在都没有改变,打完炮后,一定要抽上一口)看吴丹侧着身体躺在床上,煞是好看。    只见细细的腰 下,一个又白

          又圆的大屁股高高翘着, 两瓣 屁股呈半圆状,一个白嫩的屄儿从大腿缝里鼓了出来,屄缝中正流着白色的精液。    看着这 香艳的景色,我不由得把手伸了过去,用毛巾把她下面清理干净后,在那屁股和嫩屄中不断的抚摸着

          。    说真的,我非常喜欢吴丹高大丰满的样子,今天我是第一次和女人做爱,我觉得我的鸡巴终于在她温暖的小屄 里找到了归宿,我的鸡巴和她的屄儿好像是天生的一对!    我的双手抱着吴丹那白玉瓷盘般的屁股,

          用嘴细细品味着那使我掉魂的白里泛红的屄洞,感觉有一股又酸又咸的味道。那里实在是太迷人、太白嫩了!    那 屄儿还有点肿, 一对小阴唇还在充血向外翻开,里面还有一些淫液流出,整个屄儿看上去就像是晨露中的红

          玫瑰,艳丽无比!    当初我只是被吴丹又圆又大的屁股吸引住,想不到她 的屄儿是那么的美妙,一看到那香艳屄儿,我的魂就没了,我 知道我的一辈子都完了,我以后可能永远也离不开她了。    抽完烟,我忍不住又

          爬上床把她搂在怀里。吴丹 的皮肤很白,每个部位都丰腴圆润,刚刚做完爱,浑身湿润润,有一股说不出的香味,用手摸上去感到非常的细滑。    她的肩头很美,腋下竟然无毛,我问她是否拔掉了,她说天生就这样,我这

          才发现她身上的汗毛很细,阴毛也很稀疏,只有很少的几根,根本盖不住饱满的阴阜。    我用手指分开她的屄儿,只见她的阴沟里粉红,粉红的,很鲜嫩,根本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我一边捏着吴丹丰满的屁股

          和嫩屄说道:“吴阿姨,你的身子可真软,我趴在上面像是趴在海绵上。”    吴丹用手把我的鸡巴捏了一下道:“到现在还叫我阿姨 ,有你这样操阿姨小屄的侄子吗?”    我也顺手揉了一下她的屄芯道:“不叫阿姨

          ,叫什么?叫你老婆?”    “你做我老公?你还小了一点,做我的女婿还差不多,你有对象吗?”    我亲了吴丹一口,一把捏住她的奶子戏道:“我早就有对象了,不过,你女儿要有你这么漂亮,我就娶了她。” 

             吴丹拧了一下我的屁股,忙问道:“小色狼,你真不是东西,快告诉我,你那女朋友叫什么 ,在哪儿上班?”    “她姓吴,在新华社上班!”    吴丹知道我在戏弄 她,装作生气的样子,一下翻过身来,捏着我

          的卵蛋道:“这个鸡巴太害人,以后不知要糟蹋多少良家妇女,我今天就把它给阉了,省得它以后害人!”    说完,她的 小嘴把我的两个卵蛋不停的舔着,一副爱不惜手的样子,我看出她很喜 欢我这个大鸡巴。    吴

          丹告诉我,她现在丈夫比他大三 十多岁,她在十七岁时就结了婚。    原来她家是下放农村的,在乡下被一个公社书记的儿子看上了。一天晚上,她父母被叫去开会,那个书记的儿子趁她家里没人就把她给强奸了,强奸时被

          人发现了,过了一段时间她的肚子大了起来,那个坏种没办法只好娶了她。生了一个女儿没多久,那个坏种在开山造田时不小心给炸药给炸死了。    后来,她现在的老公也被下放到了他们那里,她的公公为了巴结她现在的

          老公,就把她给嫁了,她的老公很好色,当时也不知道能活多久,就把她给娶了。    四人帮倒台后,她老公又翻了 身,官复原职,现在看到什么顺眼的女人都想操,就连在北京医院住院时,还糟蹋过三名小护士,现在看她

          女儿大了,又想打她女儿 的主 意。    “那 老畜生根本不是人,连他的亲儿媳妇都不放过,他喜欢看女人洗澡,我和女儿小红每次洗澡时,他 都要找借口上卫生间。听小红说,我不在家的时候,他老是对小红动手动脚的。其

          实他的鸡巴根本不管用,全靠吃春药,每次还没弄两下就放了,更多的时候是用手和口来手淫和口淫。我现在和小红住在胜古庄,和他分居已有半年多了。自从那次聚会见到你以后,尤其见到你那种目光,心就动了,不 知怎么就

          想让你亲,让你抱。”她在我耳边柔声说着。    “我是什么样的目光?”我笑着问。    “你平时的眼光一副忧郁的样子,但是一见到漂亮的女人,就像老虎见到了猎物,两眼发光,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而且毫不掩饰

          。”    她亲了亲我又道:“和你接吻的感觉真好,每次见到你那大鸡巴直挺挺的样子,我的屄里就水汪汪的特别痒,特想和你做爱。你不知道,单位里其他几个女的一看见你,都是一副色巴巴的样子,恨不得一口把你吃了

          ,你要小心 ,千万不要去招惹她们。”嫉妒是女人的天性,吴丹也不例外。    和吴丹在一起睡觉 是一种享受,我发现吴丹是个很好的情人,当她和你相拥而眠时,她会不紧不松地贴着你,浑身每一 寸肌肤都与你紧密接触,

          身 体柔软无比,像包着一团棉花,令你与她难舍难分。    她的大腿很丰腴略粗,但好像没有一点骨头,和你缠在一起时,你会忍不住要去摸个不停。特别是她的阴部很肥很大,贴在 你的腿上,热烘烘的,不由得你的 鸡巴不

          翘起来。    我们就这样搂在一起,一边说着话,一边 相互抚摸。她修长的手指抓住我的鸡巴玩个不停,说:“你这鸡巴真是个宝,软了还这么大,刚才好粗好长呦,把我胀得好难受!”一边说 ,一边摸了摸我的卵蛋,感叹

          地说:“真是 小伙子,鸡巴又大又烫又有力了!下次你要是想我的话,中午就到我这里来,你尽管操,我一定会让你操个够。”    说着,伸出舌头来舔我的乳头,柔软 的手也上下搓弄我的鸡巴,我的感觉象电流通过,浑身

          麻麻的、痒痒的,我这才知道男人的乳头也是性兴奋区,而且十分敏感。在她的爱抚下,我的鸡巴一下又硬起来了,直挺挺的翘着。    她看着我笑了:“还是年轻的好呀,这么快就又硬了。”    她抬起身子,低着头

          ,一边用手套动我的鸡巴,一边用嘴含住我的龟头,并不时的用牙轻咬着,我哪 里经过这种阵式,只感到龟头一麻,忍不住往上顶了一下。     吴丹连忙爬了起来,面向我蹲跨在我的身上,道:“你不要着急,你鸡巴太大,

          干得我有点受 不了,让我自己来。”    她一边说,一边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向下坐去,“扑”的一声,我的鸡巴已被她的小屄吞进大半,那原本丰满的屄儿向两边鼓了起来,就像一个贪吃的孩子含着一个大萝卜。    我

          感到我的鸡巴被一团柔软的滑润的肉紧紧包住,原来她的阴道早就湿湿的了,后来我还发现,她的阴道总是湿湿的,她说只要我一摸她就会出水,一个拥抱也会使她潮湿起来。    她在上面用屄套住我的鸡巴后,开始上下 动

          了两下,但是还是没有把我的鸡巴全部吞下去,她好像很吃力的样子,我忙坐起来,一把托住她的两个大屁股。    吴丹也顺势搂住我的脖子,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胸前一对大奶在我的胸口揉来揉去,真是十分受用。  

            过了一会,她忽 然把我推倒,趴在我的身上,阴道开始耸动挤压我的龟头,而且越来越快,她的腰部一挺一挺的,阴道不停的收缩耸动,很有节奏和技巧,也十分有力,她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 后来她的频率越来越快,就像

          在跑步一样 喘着粗气,发出“哦,哦”的叫声。    我又惊奇又兴奋,从 来没享受过这么美妙的性交,也没见过在床上这么疯狂的女人,当时甚至有点害怕。只见她脸色潮红,头发也乱了,流着汗水,两个又大又白的奶子在

          我眼前不停地晃动。    我万万没想到一个平时挺矜持挺有教养的女人也可以如此淫荡,如此狂放,这种刺激和惊喜无法用语言表述。    她的嫩屄就像一张饿坏了的孩子的嘴,不停地吞吐抚弄着我的鸡巴,阴道深处的

          屄肉,更是把我的龟头不停地裹着。后来我知道了她的口交也很有技巧,原来一个女人也可以这样“操”男人,而且让男人这么舒服。    忽然她的阴道一阵收缩,我的鸡巴被她的小屄紧紧包围着,动一下都很难,我的龟头

          明显地感到一阵温热,她紧紧地抱着我,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我的龟头感到一阵酥麻,阵阵快感 向我袭来。    我两手紧 紧扒住她的两扇肥大的屁股,鸡巴用力向上顶个不停,“啪!啪!    啪!”声不绝于耳,大量

          的淫水顺着我 的鸡巴流 了出来,在一片“嗷,嗷”声里吴丹整个身体瘫在我的怀里。    我不忍再弄下去,一双手搂住她的 屁股和细腰,向她吻去。    高潮过去后的她,趴在我身上一动不动,只有那嫩屄深处还在一颤

          一颤的抖动着,我们身下一片汪洋。    此时,我的鸡巴还在她的嫩屄里泡 着,直挺挺的胀得难受,雄性的本能使我无法忍受,我翻过身来,把吴丹压在下面,使劲的弄着,揉着,我感到吴丹屄里的淫液好像变得越来越稠,

          我的 鸡巴抽插都有点困难。     只听吴丹气喘喘吁吁地说道:“我的心肝宝贝……你慢一点来……我受不了了……我的小屄被你给弄烂了……”一边说,一边用双手推着我。    我看她好像是真的,不像是在撒谎,就赶

          忙下来,拔出鸡巴,只见吴丹那整个屄儿都红肿肿的, 上面的阴蕊象小手指似的肿了起来。    吴丹坐起来,看了我的大鸡巴一眼,道:“好霸 道的卵子,我从没有见过,这样吧,你从我的后面来吧,我的屄芯 子都快要被你

          给揉烂了。”    说完,抓住我的卵蛋,对着我的鸡巴亲了一口后,叉开双腿,趴跪在床上,把一对白白的大屁股撅得高高的。    当时我欲火焚身,加上年轻,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只是一下抱住她的屁股一阵狂操,小

          腹和吴丹大屁股的撞击声“啪啪”的响遍整个屋子 ,吴丹 更是被我弄得嗷嗷直叫,整 个身体像筛子似的抖个不停,那叉开的肥屄儿,更是把我的一对卵蛋揉得爽歪了。    终于,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感向我袭来,一股快意 中浓

          浓的精液向吴丹的阴道深处喷发 而去。    (五)偷情岁月(上)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打真炮,而且还是连环炮,耗费我不少精力,打完炮后我就搂着吴丹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九点多钟,窗外已

          是万家灯火,床上已不见吴丹 的身影。    当我光着身体正在房间里找东西吃 的时候,吴丹手里拎着一包东西回来了,一见我的样子忙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小胡,快坐下,你一定饿坏了吧,我到街上随便买了一些吃的,赶

          快趁热吃了吧。”一边说,一边打开塑料口袋,只见里面一份是包子和火腿肠,一份是米饭加两个炒菜。可以看出吴丹是个细心人,她知道我是南方人,吃不了面食。    饱暖思淫欲,一点没错。一盒米饭很快被我吃光,精

          神也有了。我点上一根烟,看着吴丹坐在我对面吃饭。也许是刚刚得到了肉体上的满足,吴丹的食欲很好,正拿着包子在大口大口的吃着,脸上也多了 一些媚晕,娇艳欲滴。我 的眼睛不自觉地盯住她的胸口,因为每当她弯腰时,

          透过领口,我就看见她的一对又大又白的奶子在我眼前晃动,我下身的小弟弟也蠢蠢欲动。    吴丹见我盯着她,以为我没有吃 饱,拿着一个包子 递了过来,道: “小胡,没吃饱的话,这里还有包子,我多买了不少。”  

            我谢绝了吴 丹的好意,走到她的后面,一把捏住她的一对大奶说道:“我现在就想吃这两个大包子,你给不给呀?”    吴丹仰起头道:“你真像是大牢里刚放 出来的,刚才还没有吃饱呀?要玩也得等我吃饱了 才行,不

          然我哪有力气呀。”我听了有点不好意思,也就不再 勉强她,一人走到卫生间里洗了起 来。    躺在浴盆里,吸着烟,想着今天一天的经过,我感慨万千。我一个农村来的孩子,今天能够和一个艳丽无比的部长夫人同床共枕

          ,这在半年前我想也没有想过。我感觉我有点像《红与黑》里的于连,但是我绝不会走于连的那条路,因为时代不同了,我要有新的生活 ,我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我似乎看到了命运女神在向我招手。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

          时候,我的女神真的来了。一根烟还没有抽完 ,吴丹就走了进来。    只见她一句话 也不说,走到浴缸前缓缓脱下黑色的衣裙,解开乳罩后双手托着那一对丰满的奶子慢慢的把乳罩抖下去,朝我暧昧地笑了笑后,转过身去把

          一对又圆又大的屁股朝我撅起。一条黑色的三角裤紧裹着她迷人的阴部,和雪白的大腿交相辉映,香艳欲滴,比现在的脱衣舞毫不逊色,看得我欲火纷飞。    我一下站起来一把扯掉那小小的黑布,抱住她的屁股狂吻起来,

          舌尖在吴丹的屄缝里刮 来吸去。    “别舔了,好脏呀!快起来,等我和你洗干净了你再舔也不迟呀。”说完吴丹忙转过身,一下跳到浴缸里向我招手道:“宝贝快来,让我好好把你的卵子洗干净。”小小的浴缸把我们挤在

          一起,吴丹把我和她的身上涂满洗浴液,从后面把我抱住,用一对大奶子在我背后揉 来揉去,一双手同时在我的乳头和腹部不停地摸着。    我静静地享受这美妙的时光,只听吴丹柔声细语地 说:“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

          你这个小冤家了,我真 的好想你啊!说真的,我要是再小二十岁,一定要做你的老婆,可惜, 我们生不逢时,年龄又相差很大。”    “这样吧,我做不成你老婆,你就做我女婿 吧!过两天我和小红说说看 ,这丫头长得比我

          还漂亮,决不会亏待你。她平时不 爱说话,也有点任性,但是她很听我的话,我以后多说说她,你也暂时迁就一下,等你们结了婚后,她尝过你这大鸡巴的味道后,就会对你百依百顺!到时候你可千万不要把我忘了就行了。” 

             说完她把我的卵蛋用力捏了一 下,像是对我发出警告。然后又用手不停地摸着我的鸡巴,感叹地说道:“真是小伙子,你的鸡巴真大,太有力了!插在里面是又胀又烫,一点也不比毛片里的老外差。我想 ,不管哪个女人,

          只要她尝过你这坏卵子的味道后,都会一辈子忘不了。下次你要是想我了,尽管中午来找我,但是你要注意, 不能每天都往这里跑。”    说话间,吴丹的一双妙手,已把我的鸡巴揉得坚挺,我忍不住转过身把她抱在怀里,

          挺着肿 胀的鸡巴在她大腿间不断摩擦着。在和吴丹一个长吻后,我边捏着她的奶头边问道:“阿姨 你在哪里看的毛片,能否也给我开开眼界。”    吴丹红着脸,低下头靠在我怀里轻声道:“以后没人的时候不许叫我阿 姨,

          就叫我丹丹吧。我家那个老色鬼,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大堆毛片。哼!还是高级领导,我看他简直就是个高级流氓。他每次看时,都要把人衣服脱光搂在怀里,一边看一边摸,还要人家学那些古怪的姿势,怪难为情的。下次你到

          胜古庄, 我给你看看。”     我受宠若惊,真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我何乐而不为呢?听吴丹说小红比她还漂亮,我也非常相信,有吴丹这个大美人,她的女儿一定不会差到哪儿去。这下不单情人有了,老婆也有了。有个这

          样和我暗地里有一腿子的漂亮岳母,小红任性又算得什么!眼下最要紧的是先把吴丹这个未来的岳母搞定,要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我,要让她一天也离不开我才行。    想到这里,我一把抓住吴丹的大奶使劲的揉着,亲着吴

          丹的耳垂说道:“丹丹,你把我的鸡巴弄得 好胀呀,快让我到你小屄里泡泡好吗?”    吴丹摇摇头道:“小心肝,我的屄芯子到现在还火辣辣的,不能再干了。你不是早就要吃我的奶子吗?你就这样站着不 要动,我就用奶

          子把你 给弄舒服了行吗?”说完,吴丹朝她的一对大奶子上倒了一些浴液后,一把搂住我的身体不停地蠕动着,一对大奶子在 我胸口蹭来蹭去,把我弄得更加难受。    我忍不住使劲搂着她的屁股道:“这样不行,我太难受

          了,快把腿叉开让我进去弄弄,不然我就要疯了。”    吴丹没有理我,反而蹲了下去,坐在 浴缸边,用一对奶子夹住我那肿胀的鸡巴,双手按住我的屁股,不断来回揉着。    “心肝,不要急,我的屄里也痒得要命,

          我也好难受,只怪你这坏鸡巴把她弄得太狠了,现在真的不能 再干了,再干下 去我这小屄真会被你给弄烂了,我马上把你那坏水给弄出来就好了。”    欲火烧昏了我的头脑,我不再听吴丹胡说八道,发疯似的 把吴丹的一对

          奶子挤在一起,鸡巴在中间快速抽动着,一下比一 下快。    细滑的浴液把我的龟头 泡得红红发亮,虽然没有在屄里干 得自然,但是鸡巴在乳沟里被两个柔软奶子夹着又是另一种风情,令我陶醉不止,没过多长时间,随着龟

          头的一阵跳动,一大串白花花的精液喷得吴丹满脸,我终于瘫倒在吴 丹的怀里。    说真的,几年以后,吴丹的丈夫去世了,要不是道德约束的话,我一定会与我那浑身充满性感肉欲的岳母同床共枕、结为夫妻的!    

          有时在床上我与吴丹作爱说这话时,吴丹总是开玩笑说:“你还不知足啊?    天下有几人能睡上母女俩的?”     我也总是说:“有你这一对美貌的母女,我也就足够了!”    但是后来命运作弄人,吴丹只做了

          我三年的丈母娘,随着我和心爱的小红离婚( 我换女人比换衬衫还快 ,但是,我到现在还没有见到哪个女人的床上功夫超过吴丹),我和她们母女的关系也就再没有像现在这样亲近了。    (五 )偷情岁月-下那天晚上,我

          和吴丹都没有回 去,洗完澡后,我们光着身体躺在床上, 相互搂在一起,像是初婚的男女一样,好像有说不完情,谈不完的爱。相互倾诉着对方的优点,说着怎样被对方迷倒等等。吴丹告诉我,在性交的时候,她特喜欢听我说下

          流话。    我们就这样搂在一起大约过了有三十分钟,吴丹摸了摸我的鸡巴道 :“每次你这坏鸡巴插在我屄里的时侯,我一听你说 那些 难听的下流话,我屄里的骚水就越多,干起来就 特过瘾。特别是你喊我骚屄的时候,我听

          了又刺激 又助性,我的心和屄芯子都抖得不停,别提有多爽。你的人就和你的屌一样,直来直去,想啥就说啥,一点也不虚伪,我真是爱死你了。”    听吴丹这样一说,我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我往她的大腿缝里的小屄上一

          摸,发现又有好多淫液流了出来。那滑滑的淫液一下点燃了我心中的欲火,我全身火热,鸡巴立刻暴胀起来。我一把搂着吴丹的细腰,双手在她的屁股上捏个不停。    吴丹可能感觉到了我的变化,笑着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

          鼻子说道:“又想要了,怎么没完没了?这样下去你的身体受得了吗?”    我使劲地抱住吴丹的身体,把她的一对奶子都挤变了型,喘 着气说:“宁愿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这还不是你引诱的,只怪你这骚屄太漂亮了,哪

          个男人见了你这风骚的样子不想把鸡巴泡在你这骚屄里才怪呢!你自己摸摸你下面又流了啥玩意?自己骚水淌了一大滩,还说我!快把屁股挪过来,让我给你解解谗。”     吴丹顺从地转过身,一抓住我的鸡巴,把它塞进嫩

          屄里说道:“坏卵子,你轻一 点好吗?我的屄到现在还是肿的。”    我用手从前面摸去,吴丹整个屄儿都胀鼓鼓地向俩边翻开,中间的屄芯子像小手指似的把俩片阴唇分开。但随着我龟头的深入,一股 淡淡的凉意从吴丹阴

          道的深处传来,也暂时压下了我心中的欲火。    今天我虽然初尝禁果,也很好色,性欲也非常的强。但是这天和吴丹已经做爱 多次,对性的需求已不是那么的强烈。只是吴丹太风骚,诱惑力太强,特别是她那裸露的大屁股

          和尖挺的奶子,我一看到就会产生一种无法抑制的原始冲动。    我就这样从后面搂住吴丹的细腰,一边不紧不慢地抽动着,一边和她说着话。一会儿的工夫,吴丹那骚屄里流出的淫水 就浸湿了我们的大腿,抽起来“咕叽、

          咕叽”的直响。    我摸着她的奶子问道:“丹丹,你这这么好的床上功夫是从哪里 学来的?”    吴丹笑道:“你不要笑我,我这功夫一半是天生的,一半是我现在的那个老色鬼 教的。在没有录像机的时候,他从图书

          馆里借了很多古籍小说,什么《金瓶梅》、《肉蒲团》之类的黄色小说,他不但自己看,还强迫我看。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一点不好意思,到后来我也非常喜欢看,那些东西写得真***。”说完,她推了推我的身体又道:“

          坏卵子,你从后面的我小屄太胀了,一点不过瘾,还是我自己来。”    说完吴丹一下子爬了起来,一手抓住我的俩棵卵蛋,低下头含住我的鸡巴亲了亲,然后跨蹬在我的腹部,一手分开水淋淋的屄儿,一手扶着我的鸡巴向

          下坐了下去。随 着“哦……”的 一声长嘘,吴丹的屁股坐了下来,我的鸡巴不见了踪影。我只感到整个鸡巴被一团柔软的滑润的肉包住了。    她把我的鸡巴吞没后,就开始上下慢慢地动了起来。我一边用手扶住她的细腰,

          一边用嘴叼着她的奶头,不时地挺起腹部向上耸动着,配合着她的行动。慢慢地吴丹的奶头在我的嘴里大了起来,整个胸部也布满了潮红,随着屁股的不停起伏,她的喘息声也一阵比一阵的急。    “坏卵子,你学得真快,

          快使劲!对!就这样干!哦,又顶到了 。”    吴丹一边说着淫话,一边疯狂地扭动着,头发不知什么时候也散开了,像瀑布 似的抖个不停。汗水洒满了她的全身,油光发亮,俩个 奶子也上下不停地摆动着,口中更是“哦…

          …哦……呀……呀”乱叫不止,真是淫艳无比 。    我不由地加快了进攻的步伐,“小骚屄,你把我的鸡巴裹的好爽呀,我死你!我死你!”    吴丹的身上发出阵阵肉香,整个房间弥漫着淫荡的气息,汗水顺着吴丹的

          身体向下流着,随着屁股和腹部的撞击,“啪,啪”直响。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经过我一番猛烈的撞击,吴丹终于瘫倒在我的身上,浑身抖个不停,像发烧似的在我怀里抽动。但下 面的屄儿却没有放过我的鸡巴,还在把

          我的鸡巴紧紧地裹着,绞着……淫水一阵阵地流了下来,把我的龟头泡得奇痒,骨髓深处一阵酥麻,脑中一片空白。我使劲捏着吴丹那美白的大屁股,含住她的香舌,用力一拱,终于也泻了出来。    高潮过去后,她趴在我

          身上没有动,我也四肢无力,脑中一片 空白,整个身体都没有知觉,好象灵魂都飞了出去,这种感觉我还从来没有体验过。最后我们相拥着沉沉睡去……  

          翁熄 小莹 第七篇 _动态观看_翁熄 小莹 第七篇 精彩手机版_观看动态手机版_观看大全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0

          <tfoot id='21uhW'></tfoot>

          1. <i id='21uhW'><tr id='21uhW'><dt id='21uhW'><q id='21uhW'><span id='21uhW'><b id='21uhW'><form id='21uhW'><ins id='21uhW'></ins><ul id='21uhW'></ul><sub id='21uhW'></sub></form><legend id='21uhW'></legend><bdo id='21uhW'><pre id='21uhW'><center id='21uhW'></center></pre></bdo></b><th id='21uhW'></th></span></q></dt></tr></i><div id='21uhW'><tfoot id='21uhW'></tfoot><dl id='21uhW'><fieldset id='21uhW'></fieldset></dl></div>

              <legend id='21uhW'><style id='21uhW'><dir id='21uhW'><q id='21uhW'></q></dir></style></legend>

            1. <small id='21uhW'></small><noframes id='21uhW'>

                <bdo id='21uhW'></bdo><ul id='21uhW'></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