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yV1nV'><tr id='yV1nV'><dt id='yV1nV'><q id='yV1nV'><span id='yV1nV'><b id='yV1nV'><form id='yV1nV'><ins id='yV1nV'></ins><ul id='yV1nV'></ul><sub id='yV1nV'></sub></form><legend id='yV1nV'></legend><bdo id='yV1nV'><pre id='yV1nV'><center id='yV1nV'></center></pre></bdo></b><th id='yV1nV'></th></span></q></dt></tr></i><div id='yV1nV'><tfoot id='yV1nV'></tfoot><dl id='yV1nV'><fieldset id='yV1nV'></fieldset></dl></div>

    <small id='yV1nV'></small><noframes id='yV1nV'>

      <tfoot id='yV1nV'></tfoot>
      • <bdo id='yV1nV'></bdo><ul id='yV1nV'></ul>

        <legend id='yV1nV'><style id='yV1nV'><dir id='yV1nV'><q id='yV1nV'></q></dir></style></legend>

      1. <legend id='7bwnonvs'><style id='hz2ry3du'><dir id='5znzama5'><q id='zatn4avi'></q></dir></style></legend>

          <tfoot id='j5kt40t5'></tfoot>
          • <bdo id='ajjglvkq'></bdo><ul id='m8vavvbv'></ul>
        1. <i id='0y60hfvk'><tr id='uugy9c40'><dt id='dwt46bsa'><q id='ug6gycxi'><span id='0vj3wd34'><b id='gziavgai'><form id='eno2d8qa'><ins id='0ykgu2hr'></ins><ul id='w5iyalvp'></ul><sub id='srdptmbz'></sub></form><legend id='vw31rk0b'></legend><bdo id='ookzdztz'><pre id='i57oocmw'><center id='wvgzooz9'></center></pre></bdo></b><th id='oe6niaq2'></th></span></q></dt></tr></i><div id='7u8gb6uy'><tfoot id='d58hu3ly'></tfoot><dl id='oo7hfiji'><fieldset id='uukg43u4'></fieldset></dl></div>

          1. <small id='j58sccyy'></small><noframes id='4qbvj1ih'>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小泽玛利亚视频

            类型: taohuazu永久备用地址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09

            剧情介绍

            楼主 发表于: 2013-12-18 倒序阅读 ┊ 只看楼主 ┊ 小 中 大来源于 长篇 分类连载-爆乳母女花-推荐⑤第05章  ???????  春花的 老家是洛宁县下的一个自然村,叫韦家集,原本这

            里都是姓韦的,只是随着战乱等其他原因,现在村子还姓韦的已经只有一两户了。  韦家集地处偏远,离开洛宁县城后,开了足足三个小时颠簸的山路,才到了一个叫二龙口的地方,又胆颤心惊的开了两个小时的盘山小路,这

            才远远的看到了韦家集的影子,赶到时,天已经擦黑了。  韦家集是个不大的村子,只有三 十多户人家,这里连拖拉机都是个稀罕物,更别提汽车了。  当我的车子驶进村子里时,几个孩童犹如过节似的跟着车屁股后面,大

            叫着追赶着,顿时惊扰了村子里惯常的宁静,家家户户都冒出几个人头来,好奇的看着这辆大汽车。  春娇有些兴奋的看着窗外好奇的人群,心中隐隐有种荣归故里的得意,便对母亲笑问道:“妈,你激动吗?”  春花轻轻

            的抚摸着女儿的发梢,笑道: “有点,我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见过你外婆了,听说她身体不太好。”说着,她叹了口气,对我说道,“ 老公,如果我妈的身体不好,我们能不能把她接过去治病?”  虽然我觉得如果老太太过去了

            ,可能会妨碍到我和她女儿外孙女的亲热,但是丈母娘生病,我于情于理都没办法拒绝,只得点点头,笑道:“当然,你妈为了你们辛苦了一辈子了,我作为半个儿子,怎么都应该孝顺些。”   春花感动的点点头,说道:“谢

            谢,谢谢,老公。”  我摆了摆手,笑道:“都是 一家人嘛,还跟我这么见外,是这间吗?” 我指着车外的一间红瓦房问道。  “对,”春花点点头,跳下车唤道,“妈,妈,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见到车子停在老牛

            家的门口,下车的女人穿着时尚漂亮,看长相依稀有点像老牛家的大丫头,围观的人群顿时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待我下车 的时候,讨论的焦点立刻就移到了我的身上。  春娇一改以前的内向的性格,大大方方的挽着我的胳膊

            , 走到母亲的身边,外婆的家她很陌生,长这么大总共也没有回来过几次。  春花哭笑 不得的看着双胞胎哥哥,说道:“大哥,我是春花啊。”  男人诧异的看 着自己的妹妹,满脸的不可置信,失声道:“春花?真的是你?

            ”  春花激动的点着头,说道:“大哥,你怎么连妹妹都认不出来了啊。”  男人憨憨的 笑了 笑,挠了挠头说道:“大妹,你这模样 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呀,我哪里认得出,我的天,我听说你不是出去打工了吗?这才多长时

            间啊,你是不是碰到什么贵人了呀。”  春花闻言羞涩的点点头,笑道:“大哥,我娘 呢,她没跟你说吗?我结婚了。”  春花的声音刚落,屋里顿时传来一个女人的骂声,叫道:“啥,你结婚了?  我哥才走多长时间啊

            ,你怎么就结婚了?你这个贱人,早就看出你不是好东西,水性杨花的骚货。”  随着这个骂声走出来的,是一个身材细长的长脸女人,见春花穿着时尚漂亮,她的眼神顿时变得愈发的嫉妒,指着春花讥讽道:“哟,这不是大

            姑子嘛,出去才几个月,就打扮的这么年 轻漂亮,是不是在外面卖屄的啊。”  “闭嘴。”春花的大哥急忙的说道。  “你才给我闭嘴。”女人毫不留情面的把自己男人的话堵了回去,男人见老婆眼一瞪,顿时吓得一缩脖子

            ,不敢再吱声了。  春花见状,心底愈发的恼怒,沉声道:“大嫂,你别血口喷人。”  “呸,谁是你大嫂,不守妇道的贱货,我哥哥尸骨未寒,你就忙着嫁人了,哼哼,贱货,骚 货。”  “闭嘴!”   “不许骂我妈妈

            。”  我和春娇同时大喝道。  我上前一步,扶着气得浑身发抖的春花,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别生气,跟这种泼妇没什么气好生的,别把自己气坏了。”  春花含着眼泪,哽咽的低声哭泣,用力的点点头

            ,紧紧的靠在我的怀里,啜泣道:“老公,我不是贱货,不是骚货,呜呜呜,我不是坏女人。”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不是坏女人,你是这世上 最好的女人,是我最爱的女人,别哭了,乖乖。”我联系的安慰着她。  泼

            妇见状,叉着腰冷笑道:“哼哼,连奸夫都带回来了,还敢说自己不是骚货,哼哼,你这个贱人,我哥哥的死可能都是你害的,我要你偿命。”说着说着,她竟然情绪激动的冲过来,想 要挠春花 的脸。  我一 巴掌打落了她的手

            ,随即一脚将她踢翻在地,怒吼道:“闭上你臭嘴!  再敢动手,我就把你的胳膊砍了!”  女人本来痛得想要大哭大闹一番,但是看到我圆睁双目,一脸的恶相,顿时吓得连哭也不敢了,害怕的看着我 ,不知道如何下台。

              正在这时,从远方跑来一个人,一边跑一边喊:“春花,春花,咳咳,春花。”  “娘,娘。”刚刚还腿脚虚浮的春花,听到这声呼唤,顿时全身上下涌出一股气力,离开我的怀抱,冲着那人跑过去。   我见状笑了笑,

            旋即 对地下的女人的说道:“再敢对我老婆出言不逊,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说完,我领着春娇扬长而去。  春娇离去前,冲着自己的姑姑摆了个鬼脸,满脸的厌恶,直到我们 一行人上车远 去,她才跳起来,指着车子一通咒

            骂,然后又埋怨自己的丈夫和他全家人,好一番骂骂咧咧。  我自然是听不到这些话,要是听到,少不了要好好教训她一番,将春 花的 母亲接上车,她有些扭扭 捏捏的似乎是怕弄脏了 车上的座椅,倒是让春花好一番劝说才定下

            神坐下来,依然是满脸的窘迫。  我通过后视镜观察了下她,这是个头发有些花白的中老年妇女,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今年才四十七岁,我怕是觉得六十七都嫌少,她的模样与春花有七八分相似,只是面色 苍老,暮气深沉,艰

            辛的生活已经毁掉了她最美好的青春,不禁让人有些惋惜。  车子停在一间破旧的瓦房前,三间 屋子已经塌了大半,看到母亲居住的地方 ,春花顿时鼻子发酸,哽咽道:“妈,你怎么住在这里啊,是不是大嫂把你赶出来的 ,我

            去找她评理去。”  “别别,”春花的母亲一把拉住女人的手,哀求道,“别去找她,你大哥日子也不好过,我们就让着点吧,反正我在哪里过都 一样,现在找个媳妇不容 易,唉。”  “妈,可是这里哪能住啊。”春花悲伤

            的哭道。  “没事,我一把老骨头了,哪里都一样,只要你们能平平安安,我这个当妈的就心满意足了,咳咳。”春花的母亲慈爱的看着大女儿,欣慰的说道。  我在一旁也深受触动,从小 就被遗弃的我,哪里享受过这种伟

            大的母爱呵护,忍不住插话道:“妈,我和春花已经商量好了,这次回来就是专程接 您去我们那养老的。”  春花的母亲听到我这声称呼,又惊又喜,她这次之所以叫女儿带着姑爷上门 看看,实际是担心她在外面被人骗,哪想

            她竟 然真的带了一个男人回来,而且这个男 人似乎对她们母女都很好,听到我的话,她顿时高兴的说道:“小伙子,你和春花已经结婚了?”  我点点头,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结婚证,递给丈母娘说道:“妈,您看,这是我和春

            花的结婚证。”  丈母娘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连声说道:“好好好,春花,你可真有福气,以后可要好好伺候人家。”  我闻言心道,你女儿 很会伺候人,尤其是在床上,伺候的那可叫一个爽字。  春花也不知想到了什

            么,红着脸点点头,挽着母亲的手说道:“妈,知道啦,我会好好服侍他的。”说完,她害羞的看了我一眼,那眉眼间的荡人妩媚,让我 忍不住心头乱跳,胯下悄悄的硬挺了起来。   从车上拿下礼物,进了屋后,我扫视了一圈

            ,屋里简陋至极,连一件电器都没有,陈旧的方桌上摆着六七个菜,还都冒着热气,显然丈夫娘为了迎接新姑爷上门,早早的就开始准备了。  “春花,你陪姑爷坐 着,给他倒点水,厨房还有两个菜,我去弄好就来。”  丈

            母娘客气的说道。  春 花赶忙拉住母亲的手,说道:“妈,您别忙,我来忙,娇娇,过来给我打下手。”说着,她急急忙忙的将母亲按在板凳上,便带着女儿去了厨房,把时间留给母亲,她估计母亲会有话要问新姑爷。  见

            两人离开, 我礼貌的问道:“妈,听说您身体不好,现在怎么样?要不要紧?”  丈 母娘笑了笑,说道:“不要紧的 ,都是些老毛病了,年轻时候没注意,到老了以后挺烦人的。”  我连忙说道:“妈,您才四十七,哪里算

            老啊。”  丈母娘又笑了笑,说道:“那是你们城里人,唉,我们乡下人都是受累的命,这身体 过了四十就不行喽,对了,你叫王什么,唉,老了,记性不好,刚说就忘了。”  我笑道:“ 妈,我叫王兴元,兴旺的兴,元朝

            的元。”  丈母娘笑道:“你跟我 解释这个我也听不懂的,我没读过书,一个字都不认识,春花这孩子小时候命苦,家里穷,只读了两年就没有再读了,他爹身体一直不好,家里孩子又多,这丫头从小就照顾两个妹妹,还要操

            持家务,就把上学给耽误了,兴元啊,你不会嫌弃她这点吧。”  我笑道:“怎么会,妈,你放心吧,我和她证都领过了,是受法 律保护的夫妻,绝对不会嫌弃她 的。”  丈母娘欣慰的点点头,说道:“兴元啊,你这么说我

            就放心了,不是我夸自己的丫头,春花 这孩子,很会照顾人,又会疼人,她一定会做一个好妻子的。”  我点点头,说道 :“是,春花把我照顾的很好,我很喜欢她。”  丈母娘高兴的笑道:“那就好,呵呵,兴元啊,如果

            你对春花有不满意的地方,尽管跟我说,我一定帮你好好教训她,让她乖乖的听你的话,还有啊,你们既然已经结婚了,那就尽快要个孩子吧,想多要几个 也没关系,大不了到这里来生,这里偏僻,计生干部从来都不来。”  

            “知道了,妈。”我呵呵笑道。  丈母娘高兴的点点头,左看右看的打量着我,越看越是满意 ,心中愈发的替大女儿感到高兴。  饭菜很快上齐了,我们四人一边吃一边聊,原来丈母娘中午就在村头等了,结果没等到我们,

            傍晚的时候,她又出来等,结果正 好撞上了刚 刚的那一幕,春花和春娇自然少不了一通埋怨,反倒是丈母娘很平静,或许在她看来,只要儿女幸福,她这个做妈的就没什么可在乎的了。  一段饭吃下来,气氛非常的融洽,我一

            口一个妈,让丈母娘笑得都合不拢嘴, 春娇也是外婆外婆的叫个不停,把丈母娘哄得都要找不到北了,一个劲的给我和春娇夹菜,倒是无形中把女儿给冷落了。  吃过饭,春花和她妈抢着洗碗,我便带着春娇借口出去散散步,

            待走到无人的角落,我们俩便迅速的抱在一起,忘情的拥吻起来 。  我 的手探进了少女的裙底,搓着她湿润的阴唇,挑逗着少女逐渐高涨的情欲。  良久,唇分,春娇红着脸,哀求着呻吟道:“爸,爸,别摸了,肏我,快点

            用大鸡 巴肏我, 女儿已经忍不住了,啊……啊……”  我笑着将这个小欲女转过身,让她扶着大树趴好,屁 股高高的撅着,撩起她的裙摆,拨开窄小丁字裤,用指头奸了她数十下,笑道:“娇娇,你现在可是越来越骚了,比你

            妈都 骚。”   少女得意的笑道:“嘻嘻,爸爸,你喜不喜欢啊。”  “当然喜欢,我的小宝贝。”我一边说着,一边解开皮带,把早就怒涨的阳 具释放了出来,抵在女儿潮湿的阴道后,轻轻的摩擦着。  春娇被刺激的浑身

            发颤,喘息道:“啊……爸爸,爸爸,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小骚货,妈妈是你的大母狗,我是你的小母狗,啊……啊……”  我闻言一愣,笑道:“我已经很久没和你妈妈玩 这个游戏了,她好像不是很喜欢。”  春娇呻吟道:

            “但是我喜欢,妈妈不愿意的,但是我愿意,啊……爸爸,让我做你 的母狗好不好,我喜欢你用大鸡巴肏我的感觉,我知道我不该说这些话,但是我控制不住,爸爸,我做梦都会梦到你在肏我。”  我听到这些话,哪里还能忍

            耐得住,这个小妖精简直是天生的荡妇 ,屁股一挺,大龟头便接着淫水的润滑插了进去,少女快活的淫叫了一声,放声叫道:“啊……啊……,爸爸,好棒,好粗,女儿舒服死了,啊……啊……”  远处的厨房里,正和女儿说

            话的春花她娘皱了皱眉头说道:“春花,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好像是娇娇的。 ”  春花连忙说道:“哪里有啊,妈,你听错了吧。”  “是吗?”她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好像还是有,便说道,“好像还有啊。”  春

            花心头苦笑,不禁埋怨丈夫和女儿做爱也不跑远点,说道:“妈,你肯定是幻觉,有兴元跟着,不会有事的。”   春花她娘摇了摇头,不放心的说道:“兴元对这里不熟悉,不行,我要去看看。”  春花连忙抢先跑出去说道

            :“妈,黑灯瞎火的,你别去了,我去看看,你 在家等我。”说完,她便赶忙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越是接近,声音越是清楚,正是自己的 女儿在放声浪叫。  “爸爸爸爸,你就饶了我吧,啊……啊……啊……,太舒服

            了,女儿又要丢了,啊……啊……啊……爸爸,我知道错了,我发誓,我不会喜欢上任何男人,啊……啊……啊……我真的发誓,我只做爸爸的小母狗,爸爸的小荡妇,爸爸的小 骚货,啊……啊……啊……我不行了,我真的不行

            了,呜呜呜呜,又丢了了,我没力气了,呜呜呜。”  春花加快脚步,走到近前 ,低声说道:“娇娇,声音小点。”   听到母亲的声音,春娇哭道:“妈妈救我,爸爸生气了,要干死我。”  春花大惊失色,从后面抱着我

            ,哀求道:“老公,你别生气啊,娇娇怎么惹你生气了,我帮你出气。”  我这才停下了抽插的动作,抱着少女,笑道:“她没惹我生气,只是小家伙太骚了,弄得我有点不放心。”  春花这才松了口气,便听到女儿哭道:

            “爸爸,呜呜呜,我只是想让你开心嘛,哪知道你这么不相信我。”  春花问道:“娇娇,你说了什么?”  春娇便哽咽着把之前的话复述了一下,让母亲听了又好气又好笑,轻轻的女儿的头上敲了一下,说道:“小小年纪

            ,整天尽想着这些东西,怪不得你爸爸会生气,还不向爸爸道歉。”  春娇委屈的说道:“我只是想让爸爸高兴嘛,对不起,爸爸。”说完,小家伙可怜巴巴的又委屈的 想哭。   我 拥着女儿青春逼人的肉体,抱歉的说道:“

            娇娇,是爸爸该向你道歉,唉,我是有点当心,将来我可爱的女儿会变成人尽可夫的荡妇,那我到时候可怎么办。”  春娇低声说道:“爸爸,怎么会啊,你尽 乱想,我只想做你一个人的荡妇,我绝对不会在喜欢其他男人的,

            我发誓,你相信我好不好。”  我嗯了一声点点头,但还是有点 不放心,不 过有些事情如果非要发生的话,也无法避免,总不能把春娇关在家里一辈子吧,想到这点,我便也想开了,抚摸着女儿的乳房笑道:“丫头,如果你将

            来长大了有喜欢的人,爸爸会放手的。”  春娇闻言,不悦的说道: “爸,你还是不相信我,哼。”  “傻丫 头,爸是为你好。”我怜惜的吻着她的脖颈说道。  女儿感受到我的心意,怯怯的缩进我的怀里,呢喃道 :“爸

            ,时间会证明给你看的,我会永远都是只属于你的小荡妇。”  我激动的喘息道:“好,我可爱的小荡妇,爸爸爱死你 了。”  “我也爱死你了,爸爸。”  要不是顾及到春花她娘还在家里 等着,我真想当成把她们母女给

            办了,小家伙的胯下刚刚遭受了重创,这几天都别想和我交欢了,甚至连走路都很困难,被我抱了回去,见到外婆后,找了个借口说是脚崴了,算是蒙混了过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春花她娘提议她带春娇打地铺,让我和春花

            睡床上,我哪里能同意,最终丈母娘拗不过我这个执拗的女婿,只得三个人挤在床上,我一个人去车上睡,睡到半夜的时候,春花悄 悄的溜进了车里,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我,兴奋的抱住柔软的女体,吻着她的嘴唇,揉着的大奶子

            ,笑道:“你不怕你妈知道啊。”   春花咯咯笑道:“我要是说,是你丈 母娘让我来 的,你信不信。”  我愣了下,笑道:“我信,为什么不信,呵呵。”  春花甜蜜的靠在的我怀里,感激的说道:“老公,谢谢你。” 

             “怎么了?”我笑问道。  春花柔情 蜜意的看着我说道:“你之前说,把我妈接过去住 ,我真的谢谢你。”  我揉着老婆的奶子,笑道:“傻瓜,她是你妈不也就是我妈吗?我哪能看着我妈住这种破房子,而且我从小没有

            父母,一直都很想有个妈,那种感情 你不会懂的。”  春花温 柔的点点头,说 道:“老公,我现在好想给你生孩子,这是我所能想到的唯一能报答你的方法了。”  我哈哈笑道:“好,老婆,哈哈,我 可是无比期待着 ,你挺

            着肚子让我肏的模样,哈哈。”  春花想起那个场面,也羞涩的吃吃笑道:“老公,你可真色,呵 呵,来干我吧,用你的精液塞满我的子宫,让我快乐的飞起来。”  这一晚,我们在车里干得惊天动地,春花被我肏的几乎要

            昏死过去,不过很可惜,即便她使出了浑身解数,也只让我射出来一次,有时候性能力太强也实在是有些烦恼,想射却射不出来。  第二天早上,春花从车里下来的时候,腿还有点软,那种娇弱无力的慵懒模样,看得我有一种

            想要再次蹂躏她的冲动。  吃过早饭,春花便去补觉了,春娇下体重创未复,也不宜行动,我 只得无聊的一个人在附近走走,虽然这里交通不便,现代化程度极其低下,但是这里没有受过污染的清新环境,依 旧让我感到颇为享

            受。  因为对周围的环境不熟悉,我也不敢走出去太远,顺着村子绕了一圈,便又转了 回来,不想去打扰春花休息,见丈母娘在厨房里忙碌,我便走进去帮忙。   “哎呀,这里哪要男人帮忙啊,你去歇着吧。”丈母娘见我进

            来,连忙说道。  我笑道:“没事的,妈,我反正闲着也没事。 ”掀开旁边的水缸盖,见已经见了底,便说道,“妈,我去帮你挑水吧。”  丈母娘笑道:“你是城里人,哪里会挑水,不是光有力气就行的。”  “没事,

            你教我一下不就行了。”  最终,丈母娘说服不了我,只得给我讲解了下挑水的要领,我拿着扁担示意了下,便拍着胸脯说已经会了。  挑水的地方离这里挺远,今年因为天气比较干旱,村里的井水硬干涸了,需要到五 里外

            的泉眼里挑水,中间还要爬一个山头, 我走后十几分钟,春花她娘还是担心我弄不好,便跟了过去,果然,当她赶到的时候,我正摇摇晃晃的跟两桶水较劲呢,一旁几个乡民看着我直乐,弄得我好不尴尬。  春花她娘走到我的

            身边,掩嘴 笑道:“兴元,我来挑吧。”  我连连摇头,说道:“我没事,妈,你让开一点,我马上就能适应了。”话音刚落,重心再次不稳,正巧我踩到一块松动的石头,脚下一滑,两个木桶直接飞了出去,好巧不巧的正好

            将丈母娘浑身淋了个湿透。  “对不起,妈,我不是故意的。”我赶忙抱歉的说道。  春花她娘哭笑不得的说道:“算了,没事。”山泉水很凉,纵然现在是夏天,被冷不防的浇了那么一大桶,加上山风的凉意,春花她娘还

            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我见状赶忙脱下衬衫,披在岳母的身上,问道:“妈,你小心,别感冒了。”  岳母缩了缩脖子,感激的 看了我一眼,说道:“我没 事 ,你先回去吧,我打了水就回去。”  “这怎么行,山风这么

            吹,你会感冒的,你回去,我来挑。”  “你会挑吗?”  “这个,我再试试。 ”  正说话间,突然一阵狂风刮起,卷起了一地的灰尘,晃的人都睁不开眼,我连忙挡在岳母的身前,将她护在怀里。  狂风持续了足足三

            四分钟,当风力逐渐减弱后,天色却变 得阴暗起来。  “要下雨了,要下雨了。”周围的几个乡民兴高采烈的叫道。  我有些尴尬的退了一步,说道:“妈,要下雨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岳母低着头嗯了 一声 ,下意识

            的抓紧了肩头披着的衬衫。  “妈,这附近有没有避雨的地方?”我连忙问道。  岳母看了看天,焦急 的摇了摇头,指着不远处的山崖说道:“兴元,我们到崖下去躲 躲看,这种天气可能会打雷,树底下不能躲 。”  我点

            点头,向前冲了几步,见岳母的脚步有点慢,便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拉 起她的手说道:“妈,我拉你走。”  “嗯。”  当走到崖底时,我们两人的身上已经湿透了。  岳母看着越发的 感动,身体用力往里缩了缩,说道:

            “兴元,你也进来躲躲吧。”  我摇了摇头,强忍着 一股股寒意的侵袭,笑道:“妈,我没事,我身体好,扛得住。”  岳母哪里肯信,抓着我的手想把我拉进来,但是却哪里拉得动,便说道:“你若是不进来,那我也不躲

            了。”  “妈,你这是干嘛啊,好好, 我进去。”我见状,只得也挤了进去 。  这个凹洞实在是太小,我和岳母只能以一种非常暧昧的姿势紧紧的贴在一起,为了能站稳,我不得不夹着她的腿,她的大腿抵着我的裤裆,我那

            不安分的大兄弟,竟然因为这种碰触,隐隐了抬头的迹象。  “我靠,这是闹哪样啊,我不会饥渴到连对老女人都有反应了 吧。”我无语的在心底念叨。  “嘚嘚。 ”我听到岳母的牙齿发出不自觉的碰撞声,赶忙问道,“

            妈,你冷吗?”  岳母艰难的点点头,身体冻得瑟瑟发抖。  在雷电的照耀下,我清楚的看见岳母的脸已经冻得发白,赶忙抱紧她,说道:“妈,你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岳母艰难的说道:“兴元,我好冷,冻死我

            了。”  我摸到岳母身上的衣服已经湿了个通透,一咬牙说道:“妈,对不起,我冒犯了。”  说完,还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我便迅速的脱掉了岳 母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连裤子都扒了个干净 。  “你想干什么?兴元。”岳

            母无力的叫道,但是她根本没有力气反抗,她惊恐的看到我在脱光了她的衣服后,自己竟然也脱光了。  “妈,对不起。”我赤裸着身体抱歉 道,一把抱住岳母赤裸的身体,虽 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在扒她衣服的过程中,我确

            实留意 到了岳母的那对,丝毫不输给春花的巨乳,沉甸甸的两大坨,连形状和垂感都和春花的非常相似,完全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样如同两个破口袋。  身体一接触,岳母顿时老实了下来,她感到一股股的热量在缓缓的传入自己

            的体内,顿时知道了我的心意,从之前到现在的我的种种举动,让她感动的顿时落下泪来,她从来没有被如此呵护和关爱过,她也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有一个男人这样呵护自己,那种感动让她越想越难受,为什么自己就从来没有体

            会过这种关爱呢?  岳母在胡思乱想着,我却冻得有些扛不住了,山间的风夹杂着暴雨, 实在是太凉了,体温在迅速的流逝,我感到身体都已经开始被冻僵了。  “妈,你感觉好些了吗?”我颤抖着问道。  岳母 被我话语

            所惊醒,想到两人现在的赤裸相对,顿时羞涩的点点头,说道:“兴元,我已经好多了。”旋即感觉到我的颤抖和异样,连忙问道,“兴元,你怎么样?”  我 苦笑道:“妈,我好冷。”  岳母闻言,赶紧抱住我腰,用 力的

            把赤裸的身体往我怀里贴,说道:“兴元,抱紧我,我帮你取暖。”  我苦笑道:“妈,没用的,你身上的热量都是我传给你的,你再传给 我又有什么用。”  “那怎么办 ?岳母焦急的说道。  我晃了晃脑袋,强笑 道:”

            我没事的,妈,这雨应该很快就会停了。“岳母看了看天,哪里有半分晴朗的征兆,苦笑 道:”兴元,你别骗我了,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 这天我太熟悉 不过了,这种雨一时半会根本停不了。“说完,她摸 了摸我愈发冰冷的身

            体,焦急的皱着眉头想着办法,突然,她脑 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惊喜的叫道:”我想到了。“”什么?有避雨的地方吗?“我连忙打起精神问道, 实在太冷了,我已经扛不住了。  岳母红着脸连连摇头,却不肯再出声。  我

            见状,焦急的催促道:”妈,到底想到了什么啊,快点,我真的要扛不住了。“听到我的话,岳母的脸羞得更红,终于似乎是下定了决心 , 鼓起勇气说道:”兴元,我只是想帮你和我自己,你千万不要多想知道吗?“ 我疑惑的看

            着她,正想问个清楚,突然感到鸡巴上多了一只微微有凉意的手,缓慢而坚定的替我套弄起 来。  我惊讶的简直要合不拢嘴,难道岳母的办法就是这 个,不过说真的,这个方法很管 用,一想到面前这 个套弄我鸡巴的女人,是我

            老婆的亲妈,是我 的岳母,那种乱伦的刺激感顿时让我热血沸腾起来,身子也似乎没那么冷了。  岳母红着脸替我套弄了几下,也感到自己身体开始作烧,便轻声问道:”兴元,你有没有感觉好一点。“我嗯了一 声说道:”妈

            ,我还是有点冷。“岳母闻言点点头,温柔的说道:”兴元,你再忍耐下,妈有点不熟练,你岳父过世的早,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男人了。“说着 ,她的语气愈发的羞涩起来。  我又嗯了一声,说道:”妈, 你弄得我好舒服。

            “岳母害羞的笑了笑,掩饰住心中的尴尬与不安,定了定神,一边套弄着,一边试图通过说话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笑问道:”兴元,你平常有什么爱好啊。“我笑了笑,大着胆子把手从岳母的腰上移到她肥大的屁股上,说道:”

            妈,我喜欢看电影 ,不过我最喜欢和 你女儿上床。“岳母的气息顿时浓重了起来,慌乱的说道:”兴元,我是为了帮你,你不要胡思乱想。“ 我低下头, 贴着岳母的耳朵,将她的头抵在石壁上说道:”妈,我没有胡思乱想,我还

            是好 冷,我想摸摸你 ,这样我会暖和些。“岳母闻言愈发的尴尬,两人的关系让她想要摇头,但是最终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见岳母默许下来,我自然毫不客气的开始抚摸起女人肥 大的屁股和巨大的乳房,NICE,光凭

            这手感,绝对不比她女儿逊色多少,我的左手五指深 深的嵌入了她厚实的臀肉里,右手五指则抓着她的五指拼命的揉搓着,岳母的奶头硬邦邦的挺立在胸前,摩擦着我的胸膛,我 实在忍不住,蹲下身子,叼住她的奶头,拼命的吸

            吮着,用力往 嘴里塞。  守了将近二十年活寡的岳 母,哪里受得了这种刺激,虽然她很不想叫出来,但是身体的本能还是将她彻底的出卖了,在坚持了几秒之后,她开始哼哼唧唧的呻吟起来,随着我吮吸的动作越来越粗暴,她

            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胯下的淫水在不自觉的分泌着,沿着大腿内侧不断的往下流。   我兴奋的交替吮吸着岳母的大奶子,有些粗暴的咬着奶头,揉捏她丰满诱人的双乳和臀部,我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占有她,从肉体到心

            灵的占有她。  当我用硬邦邦的火热鸡巴摩擦着岳母的阴唇时,她颤抖的哀求道:”兴元, 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求你。“我兴奋的摇了摇 头,用一个热烈的吻代替了答案,岳母象征性的反抗了两下,便迅速的迷失在我热吻之下

            ,原本用力抵住胸膛的手,变成了勾紧我的脖子,她的乳房拼命的摩擦着我的胸膛,用力的往我怀里挤,疯狂的吻着我。  我自然毫不客气的一挺腰,把小半截阳具直接塞进了岳母的阴道内,她猛地的战栗了一下,旋即更加疯

            狂的吻着我,似乎 想要通过吻来忘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其他事,但 是这根本没有用,在我的屁股连续抽动之下,我的鸡巴迅速没入了这个熟妇 的体内,随着剧烈的抽插,岳母开始不可自已的疯狂扭动 起来,主动迎合着我的抽插,

            比她的女儿和外孙女还要热情。  岳母的热情实在是出乎我 的意料之外,当我松开她的嘴唇后,她急不可耐的叫道:”兴元,兴元,吻我,吻我。“我笑着抱起 她的身体,将她抵在石壁上,肏弄着她的老屄,笑道:”妈,你在

            干嘛。“ 岳母兴奋的哭道:”别问,别问,呜呜,啊……“”妈,告诉我,你在干嘛。“我停下了抽插,冷笑道。  我的停顿,让岳母顿时失了方 寸,她的屁股拼命的摆动着,试图套弄我的阳具,但是那种快感轻微至极,根本

            没有办法让她感到 舒服 ,忍不住催促叫道:”兴元,别这样,别停下来,快点,继续啊。“”那你告诉我,你在干嘛。“我第三次问道。  岳母急促的呼吸了几下,满脸 无奈的看着我,小声说道:”兴元,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

            子吗?“我冷笑着点点头,说道:”这个跟面子无关 ,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们的事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我只是想让你亲口告诉 我,你现在,刚刚在干嘛。“岳母见我如此执着,知道躲不过去 ,只得委屈的说道:”我,我,我在被

            姑爷肏 屄 。“ 听到这话,我真是喜出望 外,浑然没想到,岳母居然会这么说,我以为最多说是做爱呢,便嘻嘻笑道:”这样不就对了嘛,说出来就好。“说完,我再次将她抵在石壁上,狂操了数十下,那种极乐的快感让岳母几乎

            要魂飞天外,爽得浑身发颤。  ”喜不喜欢姑爷肏你的屄。“我一边干着岳母,一边再次问道。  这个问题让岳母感到难以回答,但是她刚刚迟疑,便感到我的动作再次停了下来,吓得她连忙说道:”喜欢,喜欢,呜呜呜,

            求求你,别再问了。“”不行。“我喘着粗气接着问道,”妈,告诉我,你喜欢我干你,你喜欢被我干,快说。“岳母无奈的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啊……啊……,我,我喜欢被,啊啊……被姑爷干,我喜欢姑爷的干我,啊啊…

            …啊……“”还有呢。“我催问道。  岳母此刻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了,听到我的话,她下意识的说道:”还有,啊……啊……,还有,姑爷干的我好舒服……,舒服……啊……啊……,我喜欢姑爷的鸡巴……好粗,好硬……

            啊 ,爽死了,呜呜呜呜,我从来没这么爽过,啊……“我闻言笑道:”想不想以后继续被我肏。 “”想想想。“岳母不假思索的连说了三个想字。  我哈哈笑道:”好,我会满足你这个愿望的,以后你就和你 女儿一起让我肏

            。 “听到这句话,岳母连忙叫道:”不行,不行。“”怎 么?不想被我肏?“我不悦停下耸动,问道。   岳母连连摇头,哀求道:”我愿意我愿意,但是,我不能和春花 一起,求求你,不要那样。“我见 状想了想,笑道:”

            那的意思是,以后如果单独的话,你可以让我肏?“岳母苦着脸说道:”兴元,妈年纪很老了,你不会喜欢的。“我闻言板着脸说道:”这是你该管的事吗?喜不喜欢那是我的事,回到我上一个问题。“岳母只得无奈的小声说道

            :”兴元,如果以后你不嫌弃妈是个老女人,妈愿意让你肏。 “我闻言温柔的抚摸着她的乳房 笑道:”妈,你一点都不老,你才四十七岁,只能算是中年。“岳母听到我的安慰,有些感动,苦涩的笑道:”都老太婆了,唉,没

            想到临到老了,我却还做了这种不要脸的事,春花知道了一定会恨死我的。“我笑着摇摇头说道:”不会。“说着,我 玩味的笑道,”因为你的乖外孙女也是我的女人 。“”什么?“岳母吃惊的看着我。  我得意的笑道:”我

            是说,包括你在内,你,你的女儿,你女儿的女儿,都是我的女人,我肏了你们祖孙三代的屄,嘿嘿。“岳母惊得目瞪口呆,我见状,连忙趁热打铁,用力的抽插起来,吻着她的嘴 唇,说道:”啊……啊……舒服,妈,你的屄一

            点 都不比春花的松,插起来舒服死了,我知道你也一 定很舒服,做我的女人吧,妈,你守寡二十 年了,孩子们都长大了,你也该为自己考虑下了,难道守着这个破房子孤独的死去很有意思吗?  你才四十七岁,还很年轻,你还

            有很长的路可以走,我喜欢你,妈,跟我走吧,做我的女人,我会每天 都让你活得快快乐乐,有滋有味。“岳母的气息越发的浓重,面对我的淳淳诱导,她半晌都没有说话,就在我以为要失败的时候,她突然幽幽的说道:”如果

            春花反对怎么办?“我一听,知道有戏,笑道:”她不会反对的,如果她敢反对,我就跟她离婚,然后娶你。“”啊,这样不行。“岳母连忙说道。  我笑道:”妈,我逗你 玩呢,春花一定 会同意的,其实她之前就透露过这个

            意思。“”真大?“岳母惊喜的问道。  我用力的点点 头,说道:”当然。“岳母长舒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兴元,你真的不嫌弃我老吗?  我的头发都白了很多了,脸上也有皱纹。“我摇了摇头,吻着她的嘴

            唇说道:”当然不嫌弃 ,你的身体还很年轻,肏起来很舒服 ,一点都不比春花差。“岳母欣喜的笑了笑,终于点了点头,有些激动的说道:”兴元,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对还是错,如果你不嫌弃,妈就把自己交给你。“最

            后几个字,她斩钉截铁的说了出来。  我兴奋的抱着熟岳母,和 她来了法式舌吻,然后尽情的肏着她的老屄,笑道:”哈哈,妈,我实在是太高兴了,我会让你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岳母做下决定后,也觉得浑身轻松

            ,紧紧的抱着我,呻吟着叫道:”兴元,啊,你 真是太棒了,我太喜欢你了,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只要你不嫌弃,我一定永远跟着你,做你的女人。“我满意的笑道:”不要叫我兴元,叫我老公,快,叫我老公,我要做春

            花的爸爸,春娇的外公。“听到我的话,岳母的阴道顿时连连抽搐,兴奋 和刺激几乎要让她晕过去了,颤声叫道:”老… …老公,老公,你是我的老公,是春花她爹。“”嘿嘿,老婆,给我生个孩子吧,我要你们祖孙三代都给我

            生孩子,我要看着你的肚子一天天的大起来,当着你的女儿和外孙女的面,挺着大肚子求我肏你。“岳母兴奋的浑身发抖,连连叫道:”我愿意,我愿意,老 公,我愿意给你生孩子,如果你喜欢看 我大肚子,我就每年都给你生,

            啊啊,老公,好刺激,我不行,我不行了。“当我终于在岳母的子宫里射精时,天空已经不知道何时放晴了,我惬意的抱着气喘吁吁的岳母坐在地上,仔 细看着她疲惫的 脸 庞,刚刚云雨之后,脸颊上的红晕一时间还未消退,冲去

            了她 原本沉沉的暮气,容光焕发的她显得比昨天初见时年轻了不少。  我拨开她散乱的头发,仔细的观察她的容貌,让我感到惊喜的是,她其实并没有一开始看到的那么苍老,我当时主要还是被她面上深沉的暮气和疲惫所欺骗

            了,她的脸上除了眼角有几道 深深的皱纹外,其他地方的肌肤还算紧致,也没有 什么斑斑点点,若是再好好装扮一下,别说是四十七岁,怕是说成三十五六都有人信。  察觉到我的目光,岳母有些紧张的说道:”老公,你是不

            是后悔了?“我闻言笑道:”怎么会,老婆,你根本就还很年轻嘛,只是生活 太无趣了,所以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感觉,你现在这个样子,说成是二十岁都有 人信。“听到我夸赞她年轻,岳母羞涩的笑了笑,欢喜道:”净瞎说,

            人家哪有那么年轻啊。“”我说有,你就有,老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我的手移到她的巨乳上,捏着她的奶头笑问道。  岳母害羞的靠在我的怀里,轻声说道:”老公,我叫韦香兰。“”真好听,我可以叫你兰儿

            吗?“我调笑道。  韦香兰娇躯微颤,妩媚的 看了我一眼,羞涩的点点头。  我见状,轻唤了一声”兰儿。“韦香兰激动的看着我,用力的点点头,呢喃道:”老公,我爱你,我喜欢你这么称呼我。“”兰儿,我也爱你。“

            我和岳母的唇再次热切的吻在一起,而我那该死的大兄弟也重新昂起了头, 害得我真 想把这个久旷的老怨妇,再按在地上狠狠的肏上一通。爆精彩 觉得好看不点精彩的 JJ不壮大

            小泽玛利亚视频 -小泽玛利亚视频 视频动态免费观看-小泽玛利亚视频 在线频道-小泽玛利亚视频 最新观看-视频观看动态频道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legend id='k2jUh'><style id='k2jUh'><dir id='k2jUh'><q id='k2jUh'></q></dir></style></legend>

                  <bdo id='k2jUh'></bdo><ul id='k2jUh'></ul>
              1. <i id='k2jUh'><tr id='k2jUh'><dt id='k2jUh'><q id='k2jUh'><span id='k2jUh'><b id='k2jUh'><form id='k2jUh'><ins id='k2jUh'></ins><ul id='k2jUh'></ul><sub id='k2jUh'></sub></form><legend id='k2jUh'></legend><bdo id='k2jUh'><pre id='k2jUh'><center id='k2jUh'></center></pre></bdo></b><th id='k2jUh'></th></span></q></dt></tr></i><div id='k2jUh'><tfoot id='k2jUh'></tfoot><dl id='k2jUh'><fieldset id='k2jUh'></fieldset></dl></div>
              2. <tfoot id='k2jUh'></tfoot>

                <small id='k2jUh'></small><noframes id='k2jU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