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vVhUH'></bdo><ul id='vVhUH'></ul>

    <small id='vVhUH'></small><noframes id='vVhUH'>

  1. <i id='vVhUH'><tr id='vVhUH'><dt id='vVhUH'><q id='vVhUH'><span id='vVhUH'><b id='vVhUH'><form id='vVhUH'><ins id='vVhUH'></ins><ul id='vVhUH'></ul><sub id='vVhUH'></sub></form><legend id='vVhUH'></legend><bdo id='vVhUH'><pre id='vVhUH'><center id='vVhUH'></center></pre></bdo></b><th id='vVhUH'></th></span></q></dt></tr></i><div id='vVhUH'><tfoot id='vVhUH'></tfoot><dl id='vVhUH'><fieldset id='vVhUH'></fieldset></dl></div>

    1. <legend id='vVhUH'><style id='vVhUH'><dir id='vVhUH'><q id='vVhUH'></q></dir></style></legend>

      <tfoot id='vVhUH'></tfoot>
    2. <i id='e8r6bwq4'><tr id='a6u3uz0m'><dt id='341cauc3'><q id='guycszqx'><span id='zluqpt5e'><b id='vbbxs9fw'><form id='lppvi6ep'><ins id='walraltv'></ins><ul id='7kixf2sk'></ul><sub id='rj6hhs10'></sub></form><legend id='e46a2e8e'></legend><bdo id='drk9zmoj'><pre id='f4qf7blf'><center id='e5142d97'></center></pre></bdo></b><th id='v7nq36w9'></th></span></q></dt></tr></i><div id='m4hw0v0i'><tfoot id='z1yei835'></tfoot><dl id='ek3cvh60'><fieldset id='0nfa4pb8'></fieldset></dl></div>

          <bdo id='zxi8rff6'></bdo><ul id='2ry8wh7z'></ul>
        1. <small id='lwj7hp6k'></small><noframes id='p49ipx5v'>

          <legend id='cv0k6ogn'><style id='hlj26rkm'><dir id='rzl52l5f'><q id='6cm8uq31'></q></dir></style></legend>
          <tfoot id='tcwm64u4'></tfoot>
          本站APP,内容更劲爆

          4444kt页面最新

          类型: 鸡巴玩意儿这茄子漫画社进去就说网络异常 地区: 中国 年份:2020-10-29

          剧情介绍

          楼主 发表于: 2010-07-08 倒序阅读 ┊ 只看楼主 ┊ 小 中 大来源于 长篇 分类妈妈的经历(口味略重)管理提醒: 本帖被 av.色戒 执行锁定操作(2011-03- 27) 阿豪(13岁

          时), 吃饭了, 赶快回来…,当我在巷 子内与其他家的小孩玩过五关正高兴的时候, 妈妈从家门头探着头喊道. 妈, 等一下啦, 我们快赢了,我与同国 的人正用飞跃方式将对方国的一个一个从关卡内干掉, 没多久

          , 杀光了对方后,  大家一哄而散, 各自回家了,我全身玩得脏兮兮的回家, 看见妈妈满头大汗的正把菜端到餐厅, 妈妈叫我赶快去洗澡,我问她说, 在哪洗? 我们家是中式两层楼房, 与隔壁房东郑伯伯(约60

          岁)家刚好组成一个倒ㄇ字型,从中分开一家一边, ㄇ字型的中间, 一楼是盖顶的厨房, 二楼是面对面的阳台,两家的阳台很接近, 不到三公尺, 而且底部的边缘还相连, 阳台尽头各有一间浴室,一楼的厨房旁边也

          有一间浴室, 浴室旁则是 放瓦斯筒的储藏室,楼房是属于长深型的, 从前院要经过客厅, 餐厅, 厨房, 浴室才到储藏 室. 妈妈回答说, 就在一楼洗, 于是我就跑进去厨房旁的浴室把衣服一下子就脱 了,打开洗脸

          盆的水龙头热水钮, 放着水流等着水温变热, 再跑出来 倒开水喝,玩了一下午快渴死了, 这 时听见妈妈在浴室旁的炉子前面说道, 怎么瓦斯用这么快,又快没气了, 我转头看见炉子的火越来越小, 接着妈妈就 把炉子

          开关转死,将火灭熄, 并看着我说赶快进去洗, 天气热死了, 她等一 下也要洗澡,她先去打电话叫瓦斯. 于是我就进了浴室, 开始舀着热水洗澡, 过了不久,从浴室的门上看见妈妈走过来了, 那浴室的门是旧式的

          门, 上半部是半透明的雾玻璃, 下面则为木板的门,脸盆旁边的墙上则有一扇通瓦斯 筒那个储藏室的大窗户, 平常怕浴室潮湿,都会打开一条宽约20公分的缝通风, 妈妈已经把她的衣服脱下, 只穿着内衣裤进来.

          妈 妈那时年约39岁, 身高约161公分, 胸部约 34寸, 臀部约38寸,非常标准的女人身材, 我看见她只穿内衣裤, 有点色色的看着她的奶罩与胸部,我很调皮的把水溅的到处都是, 妈妈身上也被我弄得很溼,

          包括内衣裤都溼透了, 后来我洗完后,就说了声我先出去看电视, 她叫我在浴室门 口等一下,说完她就开始把奶罩与内裤脱掉, 并叫我把她的内衣裤拿到外面的栏子里准备洗,于是我拿了她的衣裤就把浴室门用脚踢回,

          但力气不够大, 门只是轻 轻的卡在门槛上而已. 回到客厅打开电视机, 刚好我最爱的卡通-顽皮豹, 正准备上演.就在 刚开始看的同时, 门铃响了, 我推开客厅纱门问是谁, 只听见一 个粗壮的声音说送瓦斯筒的

          ,由于 我已经不是第一 次帮送瓦斯筒的开门, 因此我就直接到院子里把门打开,然后按着客厅的纱门让他进来, 只见一个孔武有 力的年轻壮汉,面带凶恶的扛着瓦斯筒进来, 我见过这个人, 他也不是第一次送瓦斯 筒来我

          家, 我不喜欢他,因此我就看我的电视不理他, 那个壮汉就直接经过餐厅, 厨房, 浴室, 到储藏室去了. 我看着顽皮豹, 被剧情搞得笑昏了头, 早已忘了送瓦斯筒这事, 不知到过了多久,听见妈妈喊我, 我

          赶紧的跑过去, 只见那个送瓦斯工人面带冷笑的看着我,妈妈在浴室内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阿豪, 你先带他去楼上的阳台,我们家的热水器好像有点问题, 妈妈请他顺便帮我们 检查一下, 我答应了一声 说好,就头也不

          回的往楼上跑, 那个工人也速度很快的跟在我后面. 到了楼上, 只听见他说道, 阿豪, 接下来我自己来, 你先下去看电视,我就又跑了下来, 这时我看见妈妈从浴室走了出来, 她用一条溼毛巾遮住了自己的下身

          ,裸露着双乳, 头发上还有肥皂, 我跟她说, 妈, 妳头发还有肥皂耶, 她全身抖着说,没关系, 妈知道, 我说妳怎么一直发抖, 发生了什么事, 妈妈苦笑了一下,叹口气说, 你去看电视吧, 我看着妈妈把

          那条溼毛巾丢进水桶中准备洗 ,全身赤裸的走上楼, 我觉得很纳闷, 但还是跑回客厅看电视去了. 我继续看着卡通, 听到楼上传来了床脚 的移动声音,不久又听到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我心想反正妈妈在楼上, 我不

          用上去, 到了快七点钟,我看见那个瓦斯工人神情愉快的走进客厅, 并推开纱门离开了我家, 不久, 妈也下来到餐厅,我 听见她倒了一杯水在喝, 我就走过去餐厅跟她喊我好饿, 这时妈包着一件大浴巾,她头发很乱

          , 她说, 阿豪, 妈的头发还没洗完, 等我一下吧, 我就说好吧,那我再去看电视好了. 这时, 妈把我叫住, 她说, 阿豪, 今天的事不要跟你爸爸说, 我说什么 事,叫瓦斯桶的事吗? 妈摇了摇头, 我再

          问说修热水器吗? 妈点了头, 她说,热水器检查过没有坏, 我问妈说, 那为什 么会 有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妈想了想说,那是妈拿皮包付瓦斯钱不小心把皮包掉在地上, 我说好, 就跑回客厅了. 后来, 在我的

          记忆里, 那个工人只要来 我家换 瓦斯筒, 就会上楼检查热水器,妈也一定会陪他上去, 而我却不准跟上去, 妈妈说, 检查热水器很危 险,不小心就会被电到, 我竟然相信这种说法, 一直到有一天我在楼上睡午觉,

          睡到一半听到妈妈的房间床上传来吱吱喀喀的声音, 因为我与 爸妈的房间是用一道木板墙隔着,而且只隔到离天花板还有20公分就没了, 于是我就被吵醒了. 我听见那个送瓦斯的工人说, 我想死妳了, 终于等到妳叫

          瓦斯了 ,我还以为妳准备不叫我们的瓦斯呢, 接着我听见妈妈冷冷的说, 废话少说, 要做就快一点,免得等一下我儿子醒了, 事情闹大就不可收拾了 , 话一说完,我就听到那工人亲妈妈的声音, 这声音我平常有听过

          爸爸亲妈妈的时候发出过,接着我就听到两堆肉撞在一起的肉击声, 很有规律的啪…啪…啪, 持续了好几十分钟,妈 妈不断的在呻吟着, 偶尔发出唉吆唉吆的声音, 我觉得很奇怪, 就很小心的下床,赤着脚往妈妈的房

          间走去. 门没有关, 我躲在门缝看房间里面, 只见妈 妈两腿分开, 被工人举得高高的,那个工人的屁股很大, 不断的前后摆动, 肉击声就很有规律的发出,妈妈的声音也跟着工人的屁股时大时小, 过了一段时间,

          只见工人突然动作加快,然后啊的一声静止不动, 接着整个人倒在妈妈的身上,我看见妈妈很用力 的把工人推到床的另一边, 妈妈两腿分得开开的, 我看见了妈妈两颗奶子还在晃动,肚脐下的乌黑阴毛与阴唇. 妈妈一

          边骂着工人说你还要烦我多久,一边拿了一条毛巾把工人的阳具举起擦乾净, 然后妈妈站起来把铺在床上的浴巾抽起裹在身上,这时工人已经站起来穿衣服, 我赶紧掂着脚走回床上装睡, 不久, 那工人与妈妈站在二楼的

          楼梯口,我听见用力的亲吻声音, 然后听见妈妈不耐的说道, 你赶快走好不好, 工人说 了一句,妳最好给我乖点, 不然妳儿子就给我小心了. 我听见妈妈小声的走到我床边, 我把头侧一边装睡, 妈妈站了几秒钟就

          出房间了,她走到二楼的阳台外, 我听见她收着衣服的竹 竿碰撞声,然后我也听到了阳台外的浴室门打开, 妈妈开着水龙头放水, 我猜是妈妈要洗澡了,于是我就轻声的走出房间往阳台移过去, 这时妈妈全身赤裸的在收

          衣服,她已经把浴巾丢在浴室旁的栏子内, 准备换洗, 然后她把收下来的衣服先叠成一堆放在阳台上,拿了一条小毛巾就进去浴室内. 门不但没关, 而且全开, 我正觉得奇怪, 就发现对面的阳台上有人,是我们的房

          东郑伯 伯, 他一个人躲在他家批在竹竿上的一件被单旁,利用被被单遮住他的身体, 然后探着头看着我家的浴室里面, 妈妈正在哼着歌, 这时水声停止,我听见双手在洗头发的声音, 过了不久, 妈妈开始舀水冲头发

          (那时我家没有涟蓬头),我看见妈 妈的屁股 露出了一半在浴室门外, 她应该弯着腰在冲头发,我转头看见郑伯伯整个人已经站到被单前面, 手扶着眼镜全神贯注的看着妈妈全裸的背部与臀部, 妈妈洗头洗了快十分钟,

          这中间郑伯伯一动都没动,直到妈妈把舀水杓子放在地上, 拿着毛巾在包头发时, 郑伯伯立即退回被单后面, 接着没多久,妈妈开始洗澡, 她哼着歌, 洗了约五分钟后, 她拿了一个脸盆 装满水放在地上, 然后蹲了

          下去,我看见她的屁股微露在浴室门外, 用一只手在洗她的阴户与屁股,水喷得到处都是, 我小时候曾经看过妈妈这样洗屁股, 只见郑伯伯一手扶着栏竿,一脚踩在阳台边整个人站得高高的在看妈妈洗屁股. 妈洗了约两

          分钟后站起来,把浴室清洗一下后, 就光着身 子走回阳台, 拿了一件 新的浴巾包在身上后, 就往房间走来,当然, 我已经偷偷溜回房间躺在床上装睡了, 隔壁的郑伯伯则趁妈妈清理浴室时回二楼房间去了. 至此, 我

          发觉妈 妈有裸露身体的倾向, 由于我是国一学生,同学间都会传递一些色情书刊, 对女人的身体有着极大的兴趣, 我也刚在发育,底下已长个几根毛出来, 我本来认为只要是在别人面前赤身裸体的女人, 都是刊物中的

          那些女人,万万想不到今天被我发现妈妈全身赤裸的在阳台收衣服, 打开浴室门洗头洗澡,让隔壁的郑伯伯把妈妈当成色情书刊中的女人般的观赏,再加上那个送瓦斯的工人与妈妈在床上做爱的那一幕情景, 我开始把妈妈当

          成是色情书刊中的女人,也开始注意她跟任何一个男人交往谈话的内容, 后来的发现让我震惊, 渐渐的我麻木了,最后变得无所谓. 妈妈有拜神的习惯, 我常陪着她去一个圣宫拜拜,那边的神会 轮流附身在一位乩童身上

          , 我都称那位乩童为阿叔(台语), 阿叔年约45岁, 阿叔对我特别好,一样在圣宫里有许多来朝香的小孩子, 但是我每次 都可以在阿叔的办公室里写功课,吹电扇, 我本来以为是阿叔比较喜欢我, 因此当妈妈说要

          去拜拜时,我都会自愿陪她去, 但我也渐渐的发觉每次别人去拜, 大概20分到半个小时就走了,我每次 都要在那边待一个小时以上, 而且妈妈都是拜完后就不见了,她都会要我去阿叔办公室内写功课等她, 于是我决定

          把这事情查清 楚. 在一次例行拜神的上香后, 照例妈妈又叫我去阿叔办公室等他,我假意的点头说好, 就看见妈妈一个人偷偷的溜到圣宫后院子去了, 我马上跟了上去,经过圣殿时, 空无一人, 我的妈呀, 到处是

          神桌, 还有七爷八爷,我吓得不敢呼吸的往后院走, 到了快到后院时, 有一个楼梯, 我看见妈妈的鞋子脱在旁边,于是我也脱了鞋子, 轻轻的上楼, 还好是磨石子楼梯, 穿袜子走没有声音, 到了二楼,安安静静

          的, 没人, 我继续上三楼的楼梯. 还没到三楼时, 就听到妈妈的声音说, 歹势啦, 我不知道你弟弟 也在,我明天再来好了 , 我听到阿叔的声音说, 没关系, 他是我弟弟, 自己人, 妳免惊歹势,他也会帮人

          渡运, 然后我听见妈说道, 好吧, 那就好, 还是一样要擦符水吗? 阿叔说,对, 这边已经有一个盆子装好符水了, 妳先把衣服脱下 来,今天由我弟弟帮妳渡运, 他叫做阿海, 妳跟我一样 叫阿海就行了, 妈说

          了声好以后,就听到她在脱衣服的声音, 这 时, 我偷偷的把头伸出楼梯旁, 看见三楼客厅又有一个神桌,我的头刚好躲在几个圆椅头的脚旁, 我 从椅脚的细缝可以看见整个客厅的情景. 妈妈把衣服脱到剩内衣裤时,

          望着阿海, 阿海告诉妈妈, 通通脱掉,不然法力会无效, 于是妈妈就把奶罩解下, 三角裤退下大腿, 我又想起了色情书刊内的女人,妈妈的两颗漂亮奶子微微颤动着, 浑圆雪白的屁股,有着大片浓密阴毛的下体则正

          对着神桌, 就这样赤裸的站在两个壮年男子的面前, 阿叔点了一柱香,拿给妈妈, 喊了声, 跪下. 妈妈就举香跪在神桌前, 阿海这时拿 着一小块毛巾,在盛符水的桶子内沾了一些水后, 口中唸唸有词, 站在妈的

          面前, 先帮她洗 脸, 接着擦拭着胸部,只见他一手捏着妈的左乳, 另一只手用毛巾则轻擦着妈的右乳,妈的一颗右乳竟然被擦了十几次, 我看见妈的乳头开始挺立, 只见妈闭着双眼, 虽极力保持庄严,但阿海在擦她

          的右乳头时, 妈的嘴巴却又微张的喘息着, 接着左乳, 肚子与 臀部,接 着是大腿, 最后阿海整只手拿着毛巾伸进妈跪坐着的大腿深处,用手掌按着毛巾的方式开始擦拭妈的整个阴部, 只见妈妈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阿

          海擦了快五分钟,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大声, 本来挺立的跪姿渐渐把腰弯了下来. 这时阿叔上前将妈妈的香拿走, 往前插在小香炉上 , 走过来扶着妈妈站起来,口中说道, 好 了, 已经做法做完了, 要 不要进去陪阿海

          一次,只见妈妈难为情的点点头, 阿海就过来很体贴的把妈妈抱起, 往三楼的房间走去,阿叔则把妈妈的衣服捡起, 跟在阿海后面也进了房间, 我的位置也看得到房间的一部份,只见妈妈被放在床上后, 阿海与阿叔都

          很快的脱光衣服, 然后阿叔说, 阿海, 你罕走(台语),你先, 阿海就上了床, 把妈妈的两腿分开举起, 将他的肉棒直插了进去,妈妈开始发出淫声, 阿叔则走到妈妈的头旁边, 将妈 的头举起, 说了声, 用

          吹的(台语),然后妈就张开嘴巴将他的肉棒含入嘴里面, 只见阿叔望着阿海得意的说了声,这样她就惦惦了不会哎来哎去(台语), 阿海点头哈哈一笑, 继续猛插着妈妈. 我受到强 烈的震撼, 整个人呆呆的, 我安

          静的慢慢下楼, 穿好鞋子,经过后院旁的七爷八爷, 望着祂们, 然后走向阿叔办公室, 我拿了报纸摊在桌上,眼睛看着报纸, 脑袋里 面却想着刚刚的情景, 我没有生气, 也没有失落,只是很好奇妈妈为什么会这样

          甘愿受人摆布. 我下了决心, 这个原因我一定要追查出来. 第二天下午, 我在客厅看电视时, 接到隔壁郑伯伯的电话, 他要找妈妈,只见妈妈很快的答应说要过去交房租后, 就沉默不语的听着电话, 过了一段时

          间,我听到妈妈说好, 我会这样做, 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 接着妈妈就上楼去,一下子就下来楼下走到客厅, 跟我说要去隔壁郑伯伯那边交房租, 叫我自己在家,我满口答应, 这时我发觉妈妈换了睡衣, 那是一件

          很薄的睡衣, 没戴乳罩 ,两个黑色大奶头撑在睡衣上, 睡衣的长度刚好盖住臀部, 好似超短迷你裙,下身穿着一件红色三角内裤, 穿了拖鞋就走了. 等她门一关上, 我立即冲上二楼阳台,在听见隔壁的电铃声时并确

          定郑伯伯已在一楼要去开门时, 我就从阳台旁的边缘爬到郑家阳台去,然后我很小心的进了二楼房间靠近了郑伯伯家二楼房间旁的楼梯口, 从这边可以很清楚的听到一楼餐 厅与客厅的谈话, 只听见我妈妈与郑伯伯寒喧了几句

          后, 郑伯伯要请我妈妈坐,妈妈说了声谢谢后就坐在沙发椅上, 郑伯伯乾咳了两声说道,妳知不知道为什么我打电话要妳亲自过来. 妈说知道, 因为如果不过来, 怕你会把我跟瓦斯行工人的事跟我先生讲,郑伯伯笑着

          说, 嗯, 妳很识相, 也算妳活该, 偷汉子偷到阳台旁, 被我看到, 我妈说,是他强硬要抱我去阳台的, 我无法反抗, 所以被你看见, 既然你要趁火打劫,我无话可说, 郑伯伯嘿嘿的笑了两声, 说道, 妳

          穿这件睡衣过来, 又不穿外裤,妳坐着时妳的睡衣根本跑到妳的腰部去了, 整件内裤露给出来给我看, 还大红色的哩,我看妳是准备用一样的方法塞住我的口吧! 不待妈妈回答, 郑伯伯说了一声,脱吧. 我听见妈叹

          了口气后, 把睡衣脱掉 的声音, 又接着把内裤脱掉的声音,只见一片沉默, 妈说了, 脱衣服ㄚ, 老伯, 别光看嘛, 这时, 我忍耐不 住,偷偷的走到了一楼餐厅的暗处, 蹲着往客厅看, 只见郑伯伯看着全裸的

          妈妈,妈妈蹲在郑伯伯前帮他解开皮带, 脱掉长裤, 接着把郑伯伯的汗衫脱掉, 然后是内裤,我看见了一个全裸的老人扶着那根软肉棒站在 一个全裸的少妇面前,妈二话不说把郑伯伯的软棒子含进嘴里. 老伯颤抖的双手

          摸着妈妈的两颗乳房, 妈妈的头前后摆动, 过了几分钟,那根老棒子终于硬挺了一些, 于是就 妈妈站起身来, 用手一边抽弄着老伯的肉棒,并拉着那根肉棒引导老伯走向沙发, 准备让老伯肉棒插入自己的体中, 忽然

          间,郑伯伯哎了一声, 只见郑伯伯的精液喷到了妈妈的大腿上, 老肉棒立即软了下去,妈妈手插着腰瞪着郑伯伯的老棒子, 说道, 你怎么这么快就射了, 郑伯伯满头羞愧的说,对不起, 我年纪大了, 不行了, 这

          样好了, 妳躺在沙发上,让我摸个过瘾, 今天就这样算了, 以后的以后再说. 妈妈点点头很乖巧的躺在沙发椅上, 郑伯伯坐在妈妈的大腿旁,一手不断的揉着妈妈的乳房, 一只手一直在妈的阴户上抠弄, 只见妈的

          屁股在沙发椅上扭来扭去,没多久妈妈的招牌淫叫声, 唉吆唉吆的四起, 郑伯伯边亲吻着妈的肚子边说,我有几个要求, 妳只 要做到, 妳跟那个瓦斯行的事就不会 被说出去, 妳听好, 第一,以后妳要在二楼洗澡,

          最好是白天, 省得被你先生知道, 浴室门不准关. 第二,每个月来付租金时都要 穿像今天这样性感, 不管我那天行不行,都要跟今天一样 让我摸个够. 第三, 我随时想要 , 妳就要过来, 当然啦, 我一定会在白

          天找你,你先生每天早出晚归, 忙得半死, 晚上妳去服侍他, 也是应该的.妈一边呻吟一边点头答应, 我看了这情景, 便轻轻的退到二 楼, 翻过阳台回我家去了. 我坐在书房内 想着事情的原委, 一开始瓦斯工人

          送瓦斯来时,从储藏室的窗户看见了正在洗澡的妈妈, 然后又发现浴室门没有关, 于是色心大起, 要强暴妈妈,为了让妈妈就范, 于是利用我威胁妈妈, 所以妈 妈与他发生了肉体关系. 接着是妈妈去求神消灾, 跟

          阿叔讲了这事, 阿叔假借要帮妈妈渡厄运,然后用符水帮她去运, 去运时就用巾擦拭妈妈的身体, 有技巧的将妈妈的性欲挑起,然后抱去房间, 阿叔也一定告诉他的弟弟阿海, 说有个女人被他给勾上了,阿海听了也要

          , 于是阿叔就安排他弟弟上了妈妈. 有一次瓦斯工人把妈妈干得性起, 因他身强体壮, 就 把妈妈抱着,一边插着妈 妈一边走到阳台去, 郑伯伯刚好在阳台旁, 被他看见了,再家上妈妈常在二楼阳台旁的浴室洗澡,

          门没关, 被郑伯伯从头看到尾, 因此郑伯伯趁着收房租 时要胁妈妈,妈妈只好任他摆布. 我对于我的推理很满意的点点头 , 喊了声, 一定就是这样,谁知道房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问道, 阿豪, 你说什么事一定就是

          这样, 我当场吓得说不出话来,问妈道, 妈, 妳回来了, 妈妈说, 对ㄚ, 妈回来了, 我说,我刚才在看智力测验的问卷啦, 妈妈哦的一声, 说, 阿豪最乖了, 妈先去洗澡, 等一下再切水果给你吃,我甜

          甜的说了声, 谢谢妈妈. 就听见妈妈走向阳台旁的厕所去了, 我轻轻的又跟了出去,果然妈妈已在阳台脱光了衣服, 把会遮住视线的晾晒衣物收起, 然后打开浴室门大开着,隔壁的郑伯伯则早已经拿着板凳坐定, 点

          着烟, 毫不躲藏的看着全身赤裸的妈妈洗澡….(续) 就这样看着妈妈与阿叔, 郑伯伯和送瓦斯的人暗通款曲的过了一年,我发觉妈妈已经把跟他们的性交当做例行公事, 而且次数越来越频繁, 我每天要上学,有时候

          在四点多放学回家后, 会看见妈妈从郑伯伯家中跑出来, 都穿得很少,她赶紧打开大门进家里, 虽然时间很短暂, 但已经被几个邻居妈妈看见了,于是话开始传开了 . 有一次, 我家对面的周妈妈(她跟我妈年纪一样

          大), 趁我去她家找他儿子玩时,问我说她常常 看见我妈妈去隔壁家, 是去干什么, 我傻傻的说道, 去交房租,周妈妈摇着头不信的问说, 哪有一个礼拜交好几次房租的,此时坐在周妈妈旁的周伯伯说, 唉, 妳不

          要问小孩子这种问题, 他不懂的啦, 周伯伯年约48岁, 酷爱游泳,全身黝黑, 肌肉结实, 周伯伯慈祥的对我说, 你上去找志明吧,我向周伯伯说了声谢谢后, 就上楼去了. 志明把一堆色情书刊与照片拿出来,

          说, 今天拿到的, 快, 好好看一看,我们就把门锁着看起了成 堆的照片与书刊, 边看边想着妈妈也是其中的一个,心中有着荡漾的感觉. 我看了一下子, 我感觉肚子涨涨的, 就跟志明说我要去上个厕所,志明就

          交待我房门要反锁, 免得被他妈妈进来看到这些书, 那就完了, 我很小心的把门反锁,志明的家跟我家一样是中式两层楼, 但是为长方形的, 没有阳台与 隔壁面对,二楼虽然也有 厕所, 但是那是主人房内的厕所,

          通常我们都不会进去那个房间,但今天我只想着 赶快回来看那些色情书刊, 因此就往二楼的主人房方向走去,结果走到门口, 我听见了周伯伯的声音. 本来我要转身离去下楼上厕所,但是我听到了周妈妈说”阿豪他妈妈真

          是下贱”这句话, 我立即轻轻的接近主人房, 只听周妈妈说道, 真是不要脸,穿着睡衣就到隔壁去, 还付房租, 我看是偷男人, 周伯伯说, 春雪ㄚ(周妈妈的名字),妳不要这样子嘴巴坏, 妳跟她是好朋友,

          她偷 人又不是偷到妳老公, 妳气什么,周妈妈说, 她家还一天到晚有送瓦斯的工人进出, 哪那么会用瓦斯, 周 伯伯说,妳管别人这么多干嘛, 阿豪他妈妈的身材也不错, 脸旦甜甜的, 哪个男人看了不心动,只听见

          周妈妈说, 死鬼, 你敢, 周伯伯 说道, 我也很想看看她穿睡衣的样子,妳可以帮帮我的忙吗? 周妈妈说, 门都没有, 你不要作梦了, 周伯伯哀求的声音说, 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妳也帮过我把大姊送给我搞了好

          几次, 再帮我一 次嘛, 我内心震撼,这个大姊是周妈妈的大姊, 我们都叫她大姨, 住高雄眷村, 老公因公殉职多年, 目前寡居,周妈妈没反应, 周伯伯又说, 上次我也安排了年轻的美国游泳教练给妳, 妳不能只

          顾自己不顾别人喔. 只听见周妈妈说了, 你要上阿豪的妈妈可以, 但是我要在场,不然你这老色鬼 在爽的时候又会答应什么条件给别人, 我可不知道,上次妳差点把一栋房子送给大姊, 还好她是我姊姊, 不会闹大,

          不然我损失就大了, 周伯伯感 激的说,那就先谢谢娘子妳的恩赐啦, 周妈妈冷笑着 说, 嘿, 是她自己淫贱的, 怪不了我,这两天就弄来给妳, 周伯伯高兴的说, 太好了, 我现在要赏赐妳一下 ,接着我就听见周

          妈妈被压在床上的声音, 然后开始发出淫叫声, 我不 想听下去, 就巧巧的下楼去了. 隔天, 我放学回家后, 果然看见 周妈妈在我家与我妈聊天,她们聊 的不外乎是我妈 都煮什么菜啦等等的话题, 我猜大概是周妈妈

          在出估算我们家的瓦 斯用量,不一会儿, 周妈妈说要上厕所, 就走进了厨房边的浴室里, 我心中想替妈妈报仇,因为周妈妈昨天骂我妈骂得很难听, 于是我就假借打翻了茶杯,然后赶紧 跑去放瓦斯筒的储藏室拿拖把,

          妈妈骂的很大声, 说把沙发跟地上都弄溼了. 我边跑边回说我去拿拖把来拖地, 然后就轻轻把储藏室的门打开,眼睛立即从窗户缝间瞄了进去, 只见周妈妈背对着我蹲在地上小便,一股大尿注往蹲式马桶直喷(我家那时

          楼下厕所没有坐形马桶), 我看着她的雪白的大屁股, 真是有够大,她小便完后, 拿了一张摺好的卫生纸擦拭 着屁股中间, 然后弯着腰站起来,就在这时我看见了周妈妈的两片屁股中间夹着大块的肉与大片黑毛,我那 时

          很纳闷为什么女人的阴户在半蹲着时会 跑到屁股后面. 我赶紧拿了拖把, 回到客厅拖地, 周妈妈不久就出来了, 她很殷勤的跟我妈妈说,下周刚好学校放春假也是清明节, 她大姊找她还有志明去高雄眷村住几天,志明

          希望我也去, 她则希望我妈妈陪她去, 妈妈点头说道, 要跟我爸爸商量一下,再回答她, 周妈妈临走 时一再的要我妈妈明天 回覆她, 妈也点头说好. 晚上, 妈跟爸爸提了这事, 爸问说还有谁去,妈妈说就只有我

          与周妈妈和志明四个人去, 爸爸点头说好, 但是要春假前一晚才能去, 不然家里没看顾不行的,妈点头说好. 第二天, 妈告诉周妈妈说要春假前一晚才能出门,周妈妈说那会塞车塞死喔, 妈说没关系, 她跟我坐火

          车去, 周妈妈说好吧, 那她会早一天出门,志明也请了一天假, 提早一天南下高雄, 她们会在 高雄的大姐家 等我们,于是周妈妈就高兴的回家去了, 我也很高兴, 但是不知道在高兴什么,只知道又有好戏可以看了.

          过了几天, 令人盼望的日子来到, 只见这天白天妈妈有够 忙,中午一吃饱饭就跑去隔壁郑伯伯那边, 过了一个小时才回家, 就直接上楼洗澡去了,然后不久瓦斯工人也来了, 我终于第一次叫他的名字, 阿田叔,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面 带微笑的问我, 妈妈呢, 我回说在楼上洗澡, 她叫你直接上去, 阿田叔开心的笑了一声,问说, 是这样交待的ㄚ, 我点了点头, 他就上楼了, 过了一个半小时才下来. 他们一起下楼时,

          我 听见妈妈跟他说下礼拜再见, 阿田叔轻轻的说, 等妳回来,我听见了小声的接吻声, 接着, 阿田叔就出现在客厅, 跟我点个头就开门离开了,妈妈一见他走后, 马上就问我说你为什么说我交待你让他直接上楼,

          我故意装得很委屈的说, 妳自己每次都跟他上楼的嘛, 我这样说省得跑上去问妳,而且就算问妳, 妳也一定会交待我带他上楼的, 妈很难为情的笑了笑说, 真是个傻孩子,我心中暗暗爽, 妈妈对我是越来越没有戒心

          了. 傍晚, 爸爸回家后, 我与妈妈跟爸爸道别就直接去台北车站,由于清明节人潮汹涌, 我们看来看去最后只买到了夜 车的火车票, 出 发时间晚上11点,抵达时间早上6点50分, 随着火车进站, 只见到一堆人

          冲上车, 我跟妈妈很少搭长途火车,等轮到我们可以上车时, 几乎都快上不去了, 我跟妈妈还是硬挤了上去,不过只能走到厕所旁就再也进不去了, 就这样我跟妈两个人一路站, 面对着厕所, 熏的半死. 偶 尔有一

          两个人忍不住挤过来上厕所, 我跟妈都要侧身让他们进去,男的都只把门拉上, 但是火车随便一摇, 门就又开又关的, 火车的厕所是用蹲式的,男的根本对不准, 每个人都洒 了满地, 妈妈完全没地方躲,我发现她的

          目光都在门滑开时偷 望着在里面小便的男人, 有几个害羞的会背对着我们, 但有 几个中年 的会站侧面小便, 故意让妈妈看见他们的肉棒, 妈妈则会脸红红的显得很不好意思. 女的来上则是会用铁钩勾住门, 但是火车的

          晃动还是让那个门微开,大概有3-5公分的间距, 这时就轮到我与我们旁边的男生大饱眼福了, 大家都假装没事,但眼睛都飘到同一个细缝内, 由于厕所内的灯很亮, 外面走道比较昏暗,因此那些女人都看不见门缝外

          一双双色咪咪的眼睛,妈妈也不知道在我们这个位置可以大饱眼福, 她以为只有门滑开才看得见厕所里面. 有些女人穿裙, 很方便, 我们就只有靠运气才看得见阴户了,穿长裤的女人就惨了, 她们先要把裤子脱下来摺

          好放一边, 不然铁会在摇晃的厕所内溅溼长裤,然后拉下内 裤背对着我们洒尿 , 洒完后站起来面对我们穿裤子,下场就是被我们几个大小男人看得爽死, 她们真的有够倒楣. 我旁边站的都是年轻的男子, 有几个一直看

          着妈妈在看别的男人洒尿时的表情,妈妈时而脸红时而故作镇静, 他们的眼光不久转到妈妈的胸部,毕竟在长时间的窄小空间内, 看异性的身体想入非非是最可以打发时间的,我发现有人看着妈妈的裤子, 妈妈穿一件白色

          的低腰紧 身喇叭裤(那时候很流行),那件裤子把妈妈 的下部绷得紧紧的, 也把妈妈的内裤轮廓衬托出来, 妈妈上身则穿着一件白色紧身套杉,她的胸部在这个窄狭的空见内显得很突出, 而且 套衫很短, 随着火车的摇动

          ,不时的露出肚脐与臀部上方的腰身, 只见大家的眼光都轮流 在妈 妈的身上各部位打转, 我们周围附近就只有妈妈一个女人, 在三更半夜的夜车上,只要是男的大概都会盯着她看. 到了凌晨三点多, 大家快累毙了, 空

          气又差, 大家哈欠连连,这时妈妈突 然轻轻的碰我一下, 我马上转头问她干嘛, 她有点难为情的 小声说, 她想上厕所,我马上睡意全消, 故意将声量提高了一点反问, 妳是说妳要上厕所吗? 这下子,我周围的男的

          全都醒了, 有几个头抬了起来看着我 妈妈,我看得出 他们的眼神变得很锐利, 妈妈更难为情 了. 妈 故作镇静的说, 你帮我拿着皮包, 妈去上厕所, 我说好,同时我把身体从厕所门旁让开一个位子, 站到妈妈原本站

          的位置上, 在妈妈把厕所门的钩子勾上以后,我竟发现我挤不回去了, 我 有点火, 于是稍微用力的挤了一下,终于比较靠近门缝边了, 只见妈妈先拿出几张卫生纸摺好, 就开始脱裤子,这时我发现旁边一个年轻的男子

          用他的手提袋顶着厕所门, 故意把门缝固定住, 门不摇了,且被撑开到最大的缝, 大 约有五公分, 此时妈妈的一举一动,都 被包括我在内的五六个男的看得一清二楚. 妈妈的裤子已脱下, 她今天穿着红色内裤, 我

          听见有人吞了口水,接着妈妈背对着我们, 把她的内裤拉到大腿中间, 然后走到蹲式马桶上面,再把她的内裤拉到膝盖, 然后蹲了下来, 我看见妈的大屁股中间那个黑团, 接着一抛尿喷了出来,很有力的冲向马桶口内

          , 大家都看呆了, 这时火车突然一阵摇晃, 只见妈妈没蹲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地上都是别的男人的尿水, 我心想这下子惨了,只见妈妈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刚刚雪白的屁股现在变得有点污痕, 还在滴水(尿

          ),她的红色内裤后面全溼了. 只见妈妈摇着头, 背对着我们, 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 然后赤裸着下半身,慢慢转过来走向洗手枱 , 我们几个看着她诱人的下体, 乌黑浓密的黑毛,底端的黑毛还溼溼的, 大家都摒

          息以待, 她把内裤拿起先在洗手枱泡水,泡上后她拿了一叠卫生纸, 一张一张沾 水, 然后背对着门蹲着擦着她的屁股与阴部,这情景简直比黄色电影还要黄, 擦了五六张卫生纸后, 妈妈的大腿与屁股还是溼溼的,卫生

          纸已用完, 妈摇着头, 站了起来, 面向着门口走了过来, 我与旁边 的人都赶紧把头转向,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只听见妈妈叫我的名字说, 阿豪, 妈的行李包里面有一条毛巾, 拿过来给我,我口 中答应了一声

          , 心想大概妈妈 不敢说叫我拿一件内裤给她吧!于是我就打开包包, 这时我旁边的人都让了一个位置给我, 大家通通都知道妈妈为什么需要毛巾,我打开了包包, 找到了毛巾, 也看见了一条妈妈的白色内裤, 本来想

          拿起来,但心里想着万一拿过去给妈妈, 那岂不是不打自招在偷看她上厕所,于是我就把包包拉链拉起, 把妈妈的包包摆在我的包包旁边,这时全部的人都在看我怎么拿毛巾给妈妈. 我硬着头皮敲门, 说毛巾给妳 , 我

          听见铁钩拉 开的声音,厕所门微微打开一条细缝, 此时我左边的人个个瞪大眼睛往厕所里面看, 右边的则是急的半死, 忽然间,我发现这些人有上天在眷顾着, 火车又猛烈的摇了一下,只见厕 所门哗的一声全部滑开,

          所有的人都看见妈妈两手扶着墙壁的跌在地上,这次是整个后背靠到洗手枱底下, 洗手枱内的水溅了许多出来, 把妈妈的上衣全弄溼了,只见妈妈两腿开开 的面向着厕所外面, 大片的黑毛挡不住两片肥厚的阴唇,我看见妈

          妈挣扎着要站起来, 马上进去把她扶起 来. 妈妈满脸通红的跟我说, 真丢脸, 你快把妈妈的包包拿进来,于是我就转身出厕所拿包包, 这时厕所门没关, 因为我一只脚刚好挡在门旁, 让门关不回去,我心中泛起了

          一丝故意让那些人看清楚我妈妈的赤裸下身念头, 我找了一下包包,然后慢条斯理的拖了出来, 再转身拿 给妈妈, 只见妈妈满脸红冬冬的背对着门口,一只手按着阴部, 一只手遮着屁股, 我把包包轻轻的慢慢放到洗手

          枱旁,轻拍妈妈的背, 说了声我把妳的包包拿进来了, 然后我站出门外, 慢慢的把厕所门关了起来,这时我相信站在我旁边的所有男的都已经看得一清二楚了. 接着听 见妈妈把铁钩子扣了回去, 不到两秒钟, 门又慢

          慢滑开,厕所门口也再度挤满了人, 刚刚那个顶住门的袋子又回来了, 门一下子又开5公分宽的缝出来.这时妈妈把溼透的上衣脱掉, 把奶罩解开, 全裸的站在离我们不到一公尺的距离,两颗圆滚滚的大奶子因冷水刺激

          而乳头挺立, 浑圆的屁股翘得高高的,甜美的腰身与浓密的黑毛, 让大家看傻了. 她开始拿着毛巾 沾水擦着全身, 只见她先擦她的乳房,厕所内的镜子让我们每个人都很清楚的看着她的全身, 接着擦她的背部, 阴部

          , 屁股,最后她用在圣宫中阿海帮她擦阴户那种方式擦着她的阴户, 本来我以为她擦一下就好了,没想到她越擦越多次, 近乎有点自慰, 我偷偷看着 我旁边的人, 有的张开嘴, 有的皱着眉,还好妈妈不是很让人丢脸

          , 没多久她就停止了这种让人无法呼吸的动作,然后从包包里 面挑出一 件白色内裤, 很快的穿上后, 她又拿出了一件白色无领运动衫,是爸爸公 司的运动衫, 爸爸不喜欢穿运动衫所以原封不动的送给妈妈,那是一件半透

          明的运动衫, 原本应该里面要戴奶罩的, 但奶罩已溼,只好与红色三 角裤一起放到塑胶袋内装到包包里面, 妈妈把运动衫套上后, 再穿着那件喇叭裤,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 于是妈妈又把喇叭裤给脱了, 再从包包拿

          出一条宽短格子裙出来穿上,这时整个人看起来就很活泼, 她在镜子前转身一圈后,满意的把长裤给收进包包内. 这时大家已经很快的回复正常位子与神情了, 我也后退一步,刚刚挤的地方也空了一个位子下来, 接着就

          听见厕所门哗的一声打开了, 妈妈走了出来,她先蹲下去把她的包包跟我的放 在一起, 这时我发觉这运动衫是爸爸的XL SIZE,穿在 妈身上领口变得非常松, 妈妈的两颗圆滚滚的大奶子可以从旁看得一清二楚,我发

          现妈妈周围每个男人都在看她那两颗诱人的 乳房, 等她弄好后站起来,我看见她的两颗奶头在 这件白色运动衫前特别的突出, 从那时到高雄的三个多小时车程,虽然陆续有人下车, 但每个经过车门口的人眼光都会被她那双

          突出的奶头所吸引,就这样一路到了高雄车站, 已是天明. 透早的高雄, 天气真的是好, 虽然太阳已出来, 但是还不算太热,我跟妈妈走到高雄车站对面, 找了半天才找到高雄客运的站牌, 我们搭上往林园方向的

          客运,妈妈上车后, 司机看着她那双突出的奶头一时分了心,在开动巴士时差点撞到一台机车, 我们坐位旁的客人只要是男的都会眼睛飘来飘去的看着妈妈的胸部,往林园的路上, 乘客越来越多, 我发现站在妈坐位旁的

          都是男性,每个人都三不五时的在偷看妈妈那对毫无遮掩的奶子. 坐了约一个多小时, 我们在一个眷村(不便透露哪一村)下车,我打了个公共电话到志明的大姨家, 接电话的是志明, 他兴奋的说早就在等我啦,我们等

          了约五分钟, 就看见志明用跑 的过来, 只见志明亲切的跟我打招呼后就转向妈妈, 当他才说出伯母好以后, 就愣住了, 我想也知道他被妈妈那对突出的奶头给吓到了,我马上打圆场拉着志明说, 走吧, 我他妈的快累

          死了, 站了一个晚上,于是我们就往志明 的大 姨家去了. 志明的大姨家是在村子里面, 是个海军眷村, 我们三人拐来拐去的,一下子就到了大姨家, 志明先跑进去后, 周妈妈与大姨出来接我们,她们一眼就看到我妈

          妈 那对突出的奶头, 但她们毕竟是女人 , 也没多说什么, 就往客厅进去, 我们一进去,就看见周伯伯正打着赤膊的在帮大姨修电风扇, 他和善的抬起头跟妈妈打招呼,但似乎没有被妈妈那对突出的奶头所吸引, 表现

          得很稳重与慈祥,他亲切的招呼我们坐, 然后把电风扇拿起来到 外面的院子去修理,志明则拉着我到后面去参观屋子. 一 下子就走完了, 真的是有够简陋 , 客厅过来就是厨房, 厨房后面是后院,没有厕所, 只有一个

          蹲式马桶面向着厨房与一条布 帘子, 布帘子只能够遮住上半身,如果是女人上厕所的话, 整个屁股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后院子就是浴室, 我问志明,你昨晚就在这边洗澡吗? 他点点头, 我指着后院都是花纹孔的做成

          的墙壁说,那外面不就看得一清二楚, 只见他神秘的点点 头, 然后跟我说, 没错,昨天晚上我跟忠年(志明大姨的儿子)躲在后面的小巷子看我妈 与我阿姨洗澡,还有好几个人也在看, 都是忠年的朋友 , 他们都知道今

          天晚上你妈要来, 都跟我约好了,我干了他一声, 说它妈的这种事你也搞, 他不好意思的说, 阿豪,在这后院洗澡铁定被偷看, 你不要都不行, 而 且他们也会带我们去看别 家的女人洗澡, 我听了有点心动,当下说

          好 , 晚上我们就出去看个够. 后院旁有一个小违建的小木 屋, 里面隔了两层楼,一 楼是今晚要给我妈妈与周妈妈, 大 姨三个人睡的木板隔间, 二楼则是我们三个与周伯伯要睡的房间,由于二楼楼板被木梯子占了四分之

          一, 所以特别挤, 我看了看皱眉头说, 哪里睡得下,志明叫我不用担心, 并说, 船到桥头自然直, 然后我们就回到客厅去了. 这时周伯伯已经把电风扇修好了, 他坐在小板凳上, 客厅小小的,有三张低矮的藤

          制沙发椅, 但天气很热, 沙发都拿掉了, 妈妈面对着周伯伯, 旁边是周妈妈,另一个单人藤椅是大姨, 我与志明也拿了小板凳坐在周伯伯旁边, 因为藤 椅很深, 所以妈妈 的短裙被后拉得很高, 两只圆圆的大腿很诱

          人,我清楚的看见妈妈短裙内那件白色的内裤, 周伯伯的位子则正对着妈的两只大腿中间, 更清楚,志明则色咪咪 的看着妈妈的胸部, 电风扇不时的吹过来把运动衫紧贴着胸部,两粒大奶头几乎穿破运动衫, 周伯伯则穿

          着短裤, 两腿开开的面对着妈妈,我看见妈妈的眼睛不时瞄向周伯伯黝黑的胸膛跟宽阔的裤裆内,周伯伯则一本正经的跟她们三个女人聊天. 就这样ㄠ了一上午, 到了中午,只见妈妈与周妈妈和大姨三个人都在厨房忙着弄

          吃的, 我与周伯伯还有忠年与 志 明则在客厅喝茶聊天,我们中午吃了一顿简单又好吃的水饺与麻酱面后, 我跟志明与忠年就向邻居借了脚踏车出去玩了,留下四个大人在屋 子里面聊天. 我们到隔壁村子去打电动, 打撞球

          , 找朋友,一路疯到六点多才回大姨家, 只见四个大人也刚刚回来, 原来他们去庙里拜拜,顺便到附近逛一圈, 六点多才开始弄吃的. 我们三个则玩得满头大汗, 全身溼透, 此时大姨说, 你们三个先去洗澡,全

          身臭酸死了, 难闻的要死, 忠年说了声好, 我则紧张的拉了一下志明说, 拜托,那她们不是在厨房做饭吗? 不是被看光了, 只见志明笑了笑说, 你怕 个春天ㄚ,你是男的, 还骂别人看ㄚ, 昨天我们就已经在这

          个时候洗过澡了, 我哦了一声,就跟着忠年走到后院, 我一看见地上的水管, 暗自喊了声, 我的妈呀, 洗冷水澡, 忠年从厨房接了一条水管过来, 他看着我说, 大人才有烧热水洗, 我们洗冷水就行了.说完我们

          三个就把衣服脱光, 很快的洗头冲澡, 我看见妈妈,周妈 妈与大姨的眼睛都不时的飘过来看我们发育尚未完全的肉棒子, 我们洗完后,晚餐也准备得差不多了. 我们换上内衣与短裤就回到了客厅准备吃晚饭,只见妈妈她

          们三个女人已经满头大汗了, 七个人挤在窄小的客厅内, 有电风扇也无济于事, 热上加热,我看见妈妈整件运动衫溼透, 两颗乳头完美的呈现在 众人眼前, 加上她坐在藤椅上,大号的运动衫领口, 不用站到旁 边就可

          以看得见大部份的奶子,周妈妈则穿一件紧身短衬衫与短裤, 因为太热而把胸前釦子打开 三颗, 乳沟与奶罩都很清楚的看见,美腿也很诱人, 大姨则是一件红色T恤与窄短裙黑丝袜, 胸部 很大, 但是屁股更大,我们 三

          个很快的吃 完饭, 就藉口出去走走闪人了, 我们去买了槟榔与香烟,准备等一下好好的偷看妈妈她们洗澡. 过了约半个小时, 天色已黑, 我们三个人已经等在忠年家后院旁的小巷子了,这条巷子真的是小, 大约一公

          尺宽, 我猜不会有什么人进这种 巷子, 谁晓得猜错了,过了一会, 只见来了五六个人, 有老的有年轻的, 忠年跟他们一一打招呼,并说他们都是常 客, 他们都是互相看别人家的女人洗澡, 只有几个老竽仔例外,孤

          单老人, 每天固定报到, 风 雨无阻. 我拉了拉忠年衣服, 小声问说, 那你没跟你妈妈 说吗,叫她不要在这边洗澡就好了, 忠年叹口气说, 阿豪, 我家只有这个地方可以洗澡 , 早在我出生前,我妈就被看光了 ,

          那几个老竽仔说, 我妈年轻时的身材是全村最好的, 她大着肚子洗澡时,老竽仔说这巷子挤满了男人在看, 大家都没看过大肚子的女人洗澡,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没多久, 只见阿姨她们三个有说 有笑的端了盘子回

          厨房,在三个女人的努力下, 盘子一下就清洗好了, 这时我们看见瓦斯炉上开始烧着两大桶开水. 老竽仔一看才开始烧水, 于是就带领一行人鱼贯的往巷内别家后院搜索,只见老竽仔跟老猎犬一样灵敏, 才一下子就停

          在其中一家的后院 , 比了个住嘴的手势,突然间, 我们看见一个眷 村大姊般的女人出来后院, 也接了一条水管,我真佩服她洗冷水, 只见她把厨房通后院的门关起后, 就很快的脱光了衣服, 哇塞,真的是冷艳 型的,

          修长的身子, 两颗竹笋形的奶子, 圆翘的屁股, 三角形的阴毛,好像有修剪过, 我们一票人不吭气的看着, 我的心脏咚咚咚得跳着, 她好像在洗战斗 澡,没一下子功夫就洗完了, 然 后全身赤裸 的做着体操, 做

          完后穿上内裤,短裤与外衣, 没戴奶罩的就回客厅去了. 我 心想, 哗, 军人子弟就是厉害, 今天开了眼界, 这时老竽仔把握时间,马上转头就往回走, 到了忠年家后院时, 只见周伯伯正要提着热水往水桶里面倒

          ,倒了两桶后, 周伯伯走到后院子旁的马桶边上厕所, 只见他短裤一拉,一只大肉棒弹了出来, 然后面对着厨房小便, 帘子未拉起, 看得我们三个小子暗暗羡慕,就在周伯伯一股尿注直喷蹲式马桶时, 我妈妈刚好到

          厨房倒开水喝,透过厨房玻璃与周伯 伯的大肉棒面对面相迎, 只见我妈妈羞红了脸,但是胸前两颗大奶头却在溼透的运动衫上更明显挺了起来, 妈妈还是把水倒满, 当着周伯伯的面喝了下去后,把杯子放到洗碗槽内才快步

          走开. 这时周伯伯尿完了, 但迟迟不收回大肉棒, 他把肉棒捧着,努力的 塞进他的短裤里, 原来那跟大棒 子已经涨得硬梆梆的, 这一幕我与志明, 忠年都看见了,等周伯伯进了厨房内走进客厅, 老竽仔说话了,

          那个女的是故意的,今天晚上这对男女一定有事, 还有, 忠年ㄚ, 妳妈妈昨天应该已经有事了.只见我们三个小子头都低低的, 忠年与志明都点点头. 我好奇的问志明 , 真的吗? 志明点头说, 昨天他与忠年两个

          聊到很晚,结果大人们已为他们两个睡了, 就在客厅做了起来, 他们两个躲在厨房外,偷偷的看了全部的过程, 志明说他爸爸有够神勇,忠年也点头称说她妈妈好久没有那么开心的笑过了, 这时, 志明眼睛一亮的说,

          今天晚上再加一个妳妈妈,我们可以大饱眼福了, 我笑笑的推了推他, 表示赞同. 这时, 好戏开始上 场了, 只见三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走到后院子,最后一个是周妈妈, 她没有把厨房门关上, 接着大姨就进了木屋

          脱衣服, 并叫妈妈把衣服脱给她,她要收好免得溅溼, 很快的大姨就光着身子走了出来, 我呼了一口 气, 哇, 真大,起码38寸, 屁股也超大, 阴毛多的简直吓死人, 接着妈妈也脱光了,但是她背对 着厨房,

          怕被周伯伯看到, 可是这样子 却正对着我们,我听见志明与忠年轻呼了一 声, 忠年跟我说, 你妈妈的奶子很漂亮, 身材很标准, 我得意的点点头,妈妈的两颗圆滚滚的大奶与大姨的巨乳无法比, 但是比起外观与线条

          就漂亮多了. 只见周妈妈转头看着两个赤裸的女人, 她也很快的脱 光了衣服,她的奶子跟我妈妈的差不多大, 两个人的身材几乎一样, 只听见她喊着, 国 强ㄚ(周伯伯的名字),来, 帮我们再煮一些热水, 我妈妈

          大惊失色的喊说, 喂, 我们已经脱光了,不可以, 可是已经太晚了, 周伯伯像是早已等在旁边 的把厨房纱门一推,走出来拿两个已经空的开水壶. 这时大姨与周妈妈两人走到我妈妈身旁, 一左一右把我妈妈架住,转

          身回去面对周 伯伯, 我妈妈 扭着屁股说不要, 喊着说妳们在干什么, 话没说完,周伯伯就把裤子脱了, 大肉棒弹了出来, 然后一只手抓着我妈妈的手去握住,另一只手把我妈妈的腰搂住, 我妈妈在周伯伯健壮的手臂

          下根本无法动弹,这时周妈妈把我妈妈的头抓着 , 周伯 伯就亲了上去, 大姨则把热水一瓢一瓢的往两人身上浇下去,只见妈 妈原来挣扎扭动的身体, 在温水的滋润与周伯伯厚实的胸脯磨擦下,渐渐的与周伯伯拥着吻了,

          我们看见妈妈的手开始紧握着周伯伯的大肉棒,周妈妈也放开双手走到旁边自己洗澡去了, 大姨则拿了一块肥皂给妈妈 , 浇了 些水, 说了声,妳们两个洗个鸳鸯浴, 帮男人洗澡总会吧. 我妈妈低着头红着脸说好, 就

          把肥皂往周伯伯身上抹,接着周妈妈与大姨也过来帮周伯伯抹肥皂, 只见四个人身上涂了满身肥皂, 周伯伯嘴巴吻着妈妈,两手各握着大姨与周妈妈的乳房, 不住的揉 捏,三个女人则以身体与双乳代替手掌替周伯伯洗澡 ,

          没多久, 大姨就蹲下去含住周伯伯的大肉棒,不住的摇头抽送口中的阳具, 妈妈则搭着周伯伯亲密的拥吻, 一双奶子则被周伯伯双手紧紧的握住,周妈妈则两手分别伸出指头插入妈妈与大姨的阴户, 不停的拨弄, 只

          见妈妈与大姨两个,屁股不住的扭动, 嘴巴却发不出声音, 只能嗯 ㄚ嗯的叫个不停,我们几个在外面都看傻了. 这时, 周伯伯示意叫周妈妈冲水, 周妈妈就拿起舀水的杓子帮妈妈与周伯伯冲水,冲了十 几瓢后, 周伯

          伯说, 昨天晚上妳们两个都嚐过我 的铁棒了,因此今天我要给好好的给秋兰一个补偿, 大家身上太溼, 地上太硬, 帮我就抱着她干好了,只见周妈妈与大姨都点头说好, 并走过来扶着妈妈, 然 后周伯伯把妈妈的两腿

          一抬起,大肉棒对准洞 穴就插了进去, 只听见妈妈大喊了一声, 唉吆, 好痛,周妈妈与大姨两个相视而笑. 有着 周妈妈与大姨的帮忙, 周伯伯两手举着妈妈的大腿猛干,结实的屁股上下快速往妈妈的阴户抽送, 只听

          见妈妈招牌的唉吆唉吆声不断,周妈妈与大姨两人各伸出一只手 猛揉妈妈的两颗乳房, 妈妈的淫叫声越来越大声,变成嗯啊嗯啊的叫个不停, 志明推推我, 跟我说我爸爸真会干,  你妈妈真会叫, 我点点头,眼睛不离这

          幕精彩的好戏. 这时周伯伯把妈妈的双腿举得高高的靠在自 己的胸膛, 两只手勾着妈妈的脖子,周妈妈与大姨则各扶着妈妈的腰,

          4444kt页面最新 -在线观看-高清在线手机版-最新推荐-4444kt页面最新 高清精彩动态
          详情

          本站连接

          猜你喜欢

          扫码用手机观看

          分享到朋友圈

            Copyright © 2020

          <i id='KPRmi'><tr id='KPRmi'><dt id='KPRmi'><q id='KPRmi'><span id='KPRmi'><b id='KPRmi'><form id='KPRmi'><ins id='KPRmi'></ins><ul id='KPRmi'></ul><sub id='KPRmi'></sub></form><legend id='KPRmi'></legend><bdo id='KPRmi'><pre id='KPRmi'><center id='KPRmi'></center></pre></bdo></b><th id='KPRmi'></th></span></q></dt></tr></i><div id='KPRmi'><tfoot id='KPRmi'></tfoot><dl id='KPRmi'><fieldset id='KPRmi'></fieldset></dl></div>
          <legend id='KPRmi'><style id='KPRmi'><dir id='KPRmi'><q id='KPRmi'></q></dir></style></legend>

          • <bdo id='KPRmi'></bdo><ul id='KPRmi'></ul>

          <tfoot id='KPRmi'></tfoot>
        2. <small id='KPRmi'></small><noframes id='KPRmi'>